本页主题: 徐加玉:暑期调研感想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陈文琼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304
威望: 304 点
金钱: 3040 RMB
注册时间:2010-02-28
最后登录:2016-03-26

 徐加玉:暑期调研感想

2012年7月5日,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我和师兄师姐们一起踏上了开往四川的火车,一路上神经极其兴奋,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中心的调查,也是第一次到心仪已久的四川。为了让我的第一次调查更完美,我在出发之前几天就拟了一个宽泛的提纲,作为此次调查的粗略提纲。师兄师姐都说不用做什么准备,直接进入村庄的“现实”,在调查的过程中村庄的面廓就会逐渐显现出来,但我一直就喜欢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做些准备,因此本次也不例外,于是就列了几个方面的内容(如村庄政治、村庄经济、村庄生活等),后来证明,这个简要提纲对我是很有帮助的,让我对村庄的各个方面都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当我们到成都东站时,成都市国土局的车已停在那里了,我们下火车后就坐了上去,期间又有从绵阳和西南交通大学赶过来的曾红萍师姐和王子愿同学赶过来和我们会合,张世勇师兄的火车则要到下午才能到,我们组的小组长朱静辉师兄则要到第二天早晨才能到。我们一行人便坐着国土局的车从火车站向国土局出发,一路上从窗户向外看,林荫遍处,马路很宽很干净,到市区后我更瞪大了眼睛,观察着沿路的一人一物,不得不承认,成都的确是个慢节奏的休闲城市,淡色调的建筑物,慢悠悠的行人,咖啡馆、茶馆等各种休闲场所满城林立,给人一种闲适的感觉,早就听说四川人很会享受,成都人很爱休闲,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纵览中国今日各城,能有如此闲适氛围的城市实在是凤毛麟角,成都真是个宜居之所啊。
车到了国土局后,国土局政策法规处的姚处长给我们开了个接待会,向我们介绍了成都市产权改革的一些思路和情况。会议结束后我们就去吃了午饭。午饭结束后,各县(市)的接待车就陆陆续续到了。于是我们大部队就此别过,各赴战场。贺老师和我们组一起去了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他打算在这儿待几天,先了解下这儿的情况。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到了鹤鸣村,安排好住处后,村书记接着带我们参观了鹤鸣新区。这是依托“增减挂钩”政策于2009年新建的一个集中安置点(之前村民是散居的),现在村民大都已经入住了。新区是统一规划的栋栋别墅洋房,房子很美观,外墙装饰很漂亮,房前屋后还有菜地和绿化地,小区内道路都柏油路,路边是一条条鹅卵石堆的小渠,从岷江引过来的潺潺流水发出哗哗的响声,俨然一副小桥流水人家的如画美景。我很没出息的说,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居住家园了,却招来了大家的集体鄙视,我表示很无辜,我历来对物质就没有什么太高要求嘛!
参观完毕后,我们在贺老师的带领下,在村办公室对村书记和村前主任等人进行了轮番访谈。此后几天,村办公室便成了我们的主要战场。本次调查的序幕也正式拉开了。
读书读久了,就会觉得有点空,还有点飘的感觉,就想到实际中去看看,实际是个什么样子的。但一天天的调查和访谈下来,我发现以前所学到所看到的理论似乎一个都没有派上用场,我所能看到的,所能观察到的,都是一个个的点或一个个的片段,我实在找不出有哪个理论可以很好地解释我所能看到的一切。这让我有些灰心丧气,是因为我水平太差?还是因为西方理论的确没有那么强的解释力?搞不清楚之下,总有一种迷茫和挫败感。
虽然解释不了所看到的,但我还是跟着师兄师姐一起努力挖掘着村庄的事实。这儿有着许多对我来说很新奇的东西,如村庄历史、居住方式、亲子关系、人生观念、婚丧习俗等等。刚进村庄时,我兴趣很大,想问的问题也很多,所以时常抱怨带队的师兄师姐不给我时间问问题,很有挫伤感。但是后来就不这么随性了,开始老老实实地跟着师兄师姐学问问题,学习师兄师姐的调查经验中的长处。我问的问题总是破碎的直接的,问完自己想了解的之后就没有要问的了,往往在很短时间里就没得问了。在这方面,师兄师姐的确做的很好,他们在问问题时是有逻辑的,具有整体观,所以连着问三个小时后还能继续问下去。这让我很佩服。后来我也跟着葫芦画瓢,学得了一招半式。
鹤鸣村的村民总的来说是很热情的,和他们搭上话儿很容易,所以入户一般都比较容易,我们在访谈过程中不止一次碰到过主人热情地邀请我们留下来吃饭,有一个大娘直接就把烤好的新鲜玉米端在了我们面前,不吃还不成,于是我们一行五个人,一人一根玉米棒子,边吃边访谈。但村民的热情还是不能帮我们弄到一些“敏感”信息,在政治话题的敏感性上,这儿的农民和其他地方的农民是一样的。在我们的所有访谈中,真正对我们了解村庄政治生态有用的信息主要是从两三次访谈中获得的。有的村民在谈到村庄政治方面时竟然连说“不谈这个,不谈这个”。这着实让我很奇怪,问下小组长是怎么选举的也很敏感吗?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问题也没弄不明白,比如这儿农民的人生价值问题,他们不重视传宗接代,不重财富积累,那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哪儿?在现实享受吗?好像是,好像又不是。
不管怎样,我们在鹤鸣村的20天调查期间收获还是不少的。在获得大量的信息后。我们每晚都要来一场讨论风暴,风暴时常在朱静辉师兄、阳云云师姐、我和吕盼博之间刮起,每晚不定是哪两个人“开战”,或者是三四个人一起“混战”。
朱静辉师兄往往角度宏观、高屋建瓴地和其他人论争,他平时脾气很好很随和,但开起炮来一点也不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不可思议,他都已经30岁了,但我从来没感觉他像个到而立之年的人,见他第一面我就下意识地把他定位在了二十五六岁的年龄上,但在争论的时候,感觉他又像个二十三四岁的人了。可惜师兄家里有事提前回去了,留我自己面对三张巾帼利嘴,从此孤军奋战,每战必输。
阳云云师姐调研经验也很丰富,朱静辉师兄回家后她就挑起了我们组的大梁,带着我们东奔西闯。云姐做事力求完美,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因为她要负责写本次调研的正式报告,因此常常焦虑不安,觉都睡不好。晚间讨论时,她也常常是风暴的刮起者,但她凭着深厚的调查经验和比较老到的分析常常可以摆平对手,把我这类初次调研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步步地驳倒在出发点上,为此我常常需要安慰下自己:“第一次嘛,‘斗争经验’不丰富,肯定争不过人家嘛!”每想到这里,心情就会好很多….
除了辉哥和云姐,吕盼博同志和杜娇同志在访谈时,在晚间讨论时,也都是很认真的。我们每个人,我想,都在这样一个团队中收获了很多。虽然当时讨论的时候争论的一塌糊涂,但在心底深处,我想每个人大概都会怀念那时的某一点或某一滴的。
这是我的第一次调查,也是一次开山之旅。无论如何,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也是一段值得怀念的时期。
唯独敬佩那些脚踏实地的人!
Posted: 2012-09-19 20:1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2012年调查趣事

Total 0.020711(s) query 3, Time now is:12-05 07:39,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