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 Pages: ( 5/5 total )
本页主题: 魏程琳读书报告(更新至2012年5月31日)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魏程林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269
威望: 269 点
金钱: 2690 RMB
注册时间:2010-03-18
最后登录:2013-11-10

 


2012年3、4月份读书

《政治经济学要义》[英]詹姆斯·穆勒著 吴良健译 商务印书馆

《人口原理》[英]马尔萨斯著 朱泱等译 商务印书馆&北京大学出版社

《集体行动的逻辑》[美]曼瑟·奥尔森著 陈郁等译 三联出版社

《国家的兴衰:经济增长、滞涨和社会僵化》[美]曼瑟·奥尔森著 李增刚译

《民主财政论》[美]詹姆斯·布坎南著 穆怀明译 朱泱校 商务印书馆

《人类行为的经济分析》[美]加里·贝克尔著 王业宇译 三联出版社

《“三农”问题与制度变迁》温铁军著 中国经济出版社

《乌合之众》[法]古斯塔夫·勒庞著 戴光年译 新世界出版社

《通往奴役之路》[英]哈耶克著 王明毅等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产权经济学导论》黄少安著 经济科学出版社

《现代制度经济学·下卷》盛洪主编 中国发展出版社

《寻租——对寻租活动的经济学分析》[美]戈登·塔洛克著 李政军译

《历史的地理枢纽》[英]哈·麦金德著 商务印书馆




群体行动的逻辑之解释及其局限

    群体,指与个人相对应有组织的或无组织的群聚状态。在本文中涵盖了奥尔森所研究的高度组织化的集体和勒庞所研究的即时性无组织的乌合之众(群众)两种对象。
    新制度经济学——公共选择理论研究的是传统经济学不予关心的非市场决策问题或者说集体行动问题。该学派代表人物之一奥尔森在《集体行动的逻辑》中主要探讨理性个人在效用最大化的指引下选择“搭便车(free rider)”的行为造成集体行动难以达成的困境。奥尔森首先区分了集体中的排他性和相容性利益,并提出集体组织提供与政府类似的公共品服务。公共品提供是一种典型的正外部性行为,覆盖范围内的公民无论付出成本与否都可以享受公共品收益。在集体行动中大都会出现类似于一下的悖论:生产商都希望提高商品价格却不愿意削减商品生产,更不愿意提供资金给游说集团。奥尔森最后得出结论:小集团比大集团更容易组织起集体行动;具有有选择性的激励机制的集团比没有这种机制的集团更容易组织起集体行动。小集团具体到什么规模,奥尔森引用了詹姆斯的一项研究,认为采取行动的小集体的平均人数是6.5人,而不采取行动的小集团的平均人数为14人。为什么大集团难以增进自身利益呢?奥尔森总结三点原因:1、集团越大,增进利益的个人获得份额越少。2、集团越大,任一个体或者集体能获收益越少,收益不足抵消成本。3、集体越大,组织成本越高,获得集体物品的障碍越多。例如工会、消费者协会、购销合作社、社区委员会。其中可能存在小社员剥削大社员的现象,即搭便车。
    不同于奥尔森理论观点的勒庞指出,历史的很多巨大变革都是由于非理性力量造成的,在《乌合之众》中勒庞以法国大革命为例加以大量历史事件为我们展示了异质性群体的疯癫行为。事实上,假如我们尝试着对一种文明进行分析,就会发现使它得以存在的真正基础,乃是那些建立在群众想象力基础上的神奇的、传奇般的内容。许多人聚在一起就叫群众。这时候个人消融在群体之中,表现出的异质化被同质化吞没了,最终无意识品质决定了群体的智慧,勒庞称之为人类的原始状态。乌合之众渴望领袖、渴望被领导,但,领袖必需是卡里斯玛类型的魅力领袖。这样的领袖只需要不断重复、激情澎湃,需要很强的鼓动性,讲话无需逻辑,例如墨索里尼、希特勒。乌合之众常常形成巨大的破坏性力量,他的产生机制是:数量、传染、暗示。在数量上占优势,法不责众,群体就法律,群体就是道德,群体的行为就是天然合理的。群体给个人提供了匿名的机会,个人无需承担责任,所以平常懦弱无能的人在法国大革命中却敢于要求杀掉贵族。佛洛依德在《群体心理学》中评价勒庞的《乌合之众》说,传染不过是暗示的一个表现,暗示在群体中发挥着一种催眠的力量,个体大脑麻痹成为无意识的奴隶。 
    勒庞指出,人是一种理性存在,但只限于在个体或非群体时才发挥作用。群体是极端排斥理性与逻辑的。所以,勒庞得出结论群体意味着杀人放火、群体意味着无恶不作,群体无道德。勒庞将其乌合之众原理推而广之,只要人凑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群体,那么无论成员多寡,不论成员素质如何(农夫或者教授),就统统患上了智力低下症。在书的末尾部分区分了组织与群体“组织与群体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其特点与我们前面说的群体迥然有别,也必须用新方法来研究它。因此,我们暂时不研究同质性群体的特点,仍然将话题放在那些乌合之众上面。(p136)”
    方法论分为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两种,所谓方法论上的个人主义,是指最恰当的或最有效的社会科学之认识,来自于对个人现象或个体过程的研究;而方法论上的集体主义,是指最恰当或最有效的社会科学之认识,来自于群体现象或者群体过程的研究。(萨缪尔森,1977)
    奥尔森采用经济学理论研究有组织的集体行动,采用的是方法论上的个人主义。奥尔森的理论前提是:理性人和陌生人,即假设每个人都是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人,而且人与人之间关系陌生。个人在行动时都采取成本效益分析方法。奥尔森的理论仅限于研究小规模高度组织化的集体,如文中所讲平均6.5人的小集体容易达成一致行动。一旦扩大,就容易导致“搭便车”行为。奥尔森将理论解释扩大到国家兴衰研究,大集团导致的集体僵化和小集团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这时候他已经脱离了“搭便车”集体行动理论而上升到国家制度研究。缺陷在于仅仅在于抽象的描述了大小集团之间的行动差别,并未深入大小集团的内部观察研究其结构性力量,以及在其中的场域与惯习。奥尔森的理论前提理性人和陌生人组织在现实生活中是很有局限性的。
    勒庞采用群体心理学研究临时聚在一起的群众,采用的是方法论上集体主义。勒庞的理论前提是:临时聚集在一起的异质性群体和在其中非理性(无意识)的个人。哈·麦金德在《历史的地理枢纽》中说道,肤浅的分析很可能造成错误:一方面没有摸清楚表面上类似而本质上不同的事情;另一方面没察觉到本质上类似而表面上不相同的事物。(似是而非、似非而是)勒庞运用具有冲击力的文字相我们展示了法国大革命以及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等巨大历史事件中乌合之众的破坏力量和非理性疯癫状态,猛一看具有很强的解释力。而且对于我们中国历史上的各种革命、运动、游行和近些年发生的“家乐福事件”“抢盐事件”“各类群体性事件”也具有解释力。勒庞与奥尔森存在同样的缺陷,即未能够深入群体观察其结构性力量和要素,以笼统结论概括。以法国大革命为例,在看似乌合之众的群众游行示威行动的背后是贵族、平民、官僚利益集团的斗争和操纵。米涅、托克维尔、马克思都对法国大革命进行过专门的研究,对于革命中的群众行动有着不同的解释。但勒庞的一个显然错误在于,貌似非理性的乌合之众的行动背后都有起着(主导)作用的理性力量。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奥尔森的“搭便车”理论还是是勒庞的乌合之众理论在群体行动中都有部分事实的解释力。但二者都存在将事实简单化的倾向,面对中国的群体行动,就更应该考查中国群体行动的社会基础、结构要素及过程。
学 问
Posted: 2012-04-24 23:32 | 40 楼
魏程林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269
威望: 269 点
金钱: 2690 RMB
注册时间:2010-03-18
最后登录:2013-11-10

 

2012年5月份读书

《实践感》[法]皮埃尔·布迪厄著 蒋梓骅译 译林出版社

《实践与反思:反思社会学导引》[法]布迪厄等著 李猛等译 译林出版社

《再生产——一种教育系统理论的要点》[法]布迪厄等著 邢克超译

《继承人——大学生与文化》[法]布迪厄等著 邢克超译

《社会行动的结构》[美]帕森斯著 张明德等译

《规训与惩罚——监狱的诞生》[法]福柯著 刘北成等译

《发展进程中的国家与法律》[美]赛德曼 冯玉军译

《小村故事:罪过与惩罚(1931—1997)》朱晓阳著

《自然法观念的变迁》占茂华著



目前就个人读书范围内,布迪厄成功的超越了西方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提出“场域”“惯习”等概念,成功的融合了主观和客观,时间与空间,主体与客体,历史与当下等元素。运用“资本”的概念,融通了理论与实践,将理论运用于分析个人行为。又进一步将资本划分为:文化资本、经济资本、政治资本,物质资本表现为符号资本,显性和隐性的资本共同构成了象征资本。布迪厄的理论虽然稍显晦涩,但是给人的冲击力很大,并对知识分子有所批判,保持了知识分子的中立性和客观性。
学 问
Posted: 2012-05-31 23:16 | 41 楼
魏程林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269
威望: 269 点
金钱: 2690 RMB
注册时间:2010-03-18
最后登录:2013-11-10

 

[quote]引用第229楼赵建平于2012-04-28 18:20发表的  :
“群体是极端排斥理性与逻辑的。”当代精神分析理论认为,群体的非理性行为有极大的可能是通过宣传和煽动获得的,宣传起作用的一个重要原因为宣传内容中常有夸大的、无所不能的“好”的、“理想”的成分,这些部分暗合了个体的内在幻想,符合内在幻想中希望获得“保护”、获得“好”的照顾的愿望。二战前,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宣传机构的一句话:给我五年的时间,我要让你们认不出德国。当然,后来也如其所愿,人们的确认不出德国了。恩斯特.克里斯(Ernst Kris)指出,如果宣传符合潜意识的欲望,它就容易奏效。
比如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看似非理性的喝“红茶菌”、“练气功”,直到对最近的张悟本、李一道长的迷信,实际上都是可以分析的。即这些所谓“养生”的宣传奏效在于它唤醒了这些人的内心中存在着的“兴奋性客体”的部分,他们反应的方式是控制性的探索,失望和压抑。
quote]

赵哥从专业角度分析的头头是道,令人佩服。关于集体行动的逻辑分析,我觉得没有比较令人信服的分析。奥尔森和勒庞都有道理,但都太片面和简单化。回应赵哥用心理学应用分析,乌合之众乃是政治动用的手段,如今的网络乌合之众就是一个值得分析的群体。信息更加鱼目混杂,而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着暗示与传染的力量。如此,乌合之众只能减弱而不能避免。
学 问
Posted: 2012-06-02 23:14 | 42 楼
«234 5 » Pages: ( 5/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毕业研究生读书报告

Total 0.028986(s) query 5, Time now is:01-29 03:16,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