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王文:江西安义调研感想摘录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陈文琼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304
威望: 304 点
金钱: 3040 RMB
注册时间:2010-02-28
最后登录:2016-03-26

 王文:江西安义调研感想摘录

既然是只写感受,那我就稍微可以肆无忌惮一点了。我不想太过虚伪,就是想有什么说什么。会有很多不合适的地方,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
我的这篇感想本来是想把所有的资料都整理完毕,按照时间线索把感想附录在一半天(一个上午、下午和晚上)为时间单位的访谈笔录之后,这样的话既可以尽可能把每天的心路历程都整理出来。应为本人太过懒散,再加上有好高骛远和完美主义的倾向,以致迟迟未能进入状态,整理工作断断续续,想要整理出来的东西一直未能弄出来,甚至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整个工作完全停滞。
后来干脆就一拖再拖,在师兄师姐和老师的不断催促下,逃是逃不掉的,今天在此处就把自己的调研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就以时间顺序吧。

一直都听说过什么什么地方有人在搞什么什么“调研”,只知道是一些学者在搞社会调查原因,但只是隐约的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确实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甚至是连一点臆想都没有。一句话,我对和调研有关的东西一无所知。
本来暑假是另有安排的。快放假的时候,田孟学长的一个电话,就让我稀里糊涂的进来了。确实是稀里糊涂的参与进来了,在这一点上,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即使可能以往也会对这样“搞学术”有点想往。
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踏上火车,一路上四个人各种对调研的臆想。下了火车唯一的感觉就是南昌实在是不如武汉,甚至是都不如我们四个人各自的家乡。本以为会是某位师兄来接我们,没想到却是江西省社科院的杨老师。真的很惊讶,在整个调研中,调研的级别之高也是我一直没有预料到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一路上听杨老师讲了那么多,也蛮惊异的。没看出来杨老师的脾气似乎还不小,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样子,也许,知识分子都应该有点脾气吧。特别是在讲教育界、学术界和官场的一些事情时,完全可以用“批判”这个词来形容。但他和别人的骂大概有些不太相同的地方就是他是经历,见识过的吧,和普通愤青不在一个级别吧。

到的第一天,一切都是新的。师兄师姐们对我们也都很好。本来以为我们四个大一的应该是在一起的,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没想到被分到四个村子里,吃住调研都不在一起,难免会很失落。看着他们一个个都找到了组织,心里实在是焦急啊。也只是这一刻,才能真正感觉到组织的温暖。早在他们一个个都已经联系到自己的组长,而我们组的杨华师兄迟迟不回短信的时候,就已经十分的焦急了。在石鼻镇镇政府食堂稍微吃了一点之后,终于找到组织了,那一刻的心情,确实是很激动。特别是兰兰姐,一路上给我讲解了很多东西,让我对调研有了初步的了解。

入住书记家之后,生活条件比我想象中要好多了。至于一些衣食住行,生活琐事之类的,在此就不赘述了。
到的第一晚,就参与了本小组的晚间讨论。之前就听贺老师说过“别人讲理论的话,你们可以讲现象”但初来乍到,连现象都无法讲。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讨论,当时确实是有点要强感,想借机表现一下。即使无法让别人刮目相看,但至少也要给别人留下“这人还算有点水平”的错觉。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字“装”。在这种心理下,第一晚搜肠刮肚的乱说一通,很快就消耗掉了自己稀薄的储备和从别人那里听到的故事。不过还好,倒还是可以插进话。师兄师姐们所讲的也都很平易通俗,不像以前经常听一些自称有知识的人动不动就是某某定律,某某理论之类的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博学多识。怕的就是情况,好在这个调研中,并没有遇到这样的尴尬事情。


第一夜实在是太累了。困得要死,但毕竟不好意思先去睡,就强忍着,时不时的看着表,“很晚了……”快该结束了吧十二点左右就睡了。
说道作息时间,绝对是我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也是我很难接受的。在我没来之前,一般都是一两点才讨论交流完毕,我来之后可能是因为要照顾我,提前到十二点半至一点,偶尔也直到十二点。必须提出的是,这还仅仅是交流完毕,还远远不是不是睡觉时间。因为交流完毕之后还要整理一下讨论的内容,并从中再提取出新的逻辑与思想。本来以为这只是我们组的特殊情况,毕竟大组长杨华师兄在我们嘛。可当我打听到其他组差不多也是这种情况时,我实在是惊悚了。

和我们同住在书记家的还有一个工程队。每当那个工程师在半夜起床看到我们(当然,主要是师兄师姐们)还没睡的时候,总是要投来很惊异的目光,仿佛是在看异类一样看着我们。在吃饭的时候,他也曾多次说道“这些学生苦啊,每天都到很晚才睡”。
发自内心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每晚都睡那么晚的话,我想我会更加留恋这次调研。本来以为是可以白天调查,晚上自由活动的,所以准备了两本书,打算留着晚上看。确实没有想到时间安排会那么紧凑。师兄师姐们都在说说,就是调研的时候只能有调研,杨华师兄的总结最到位“就连做梦的时候也要想着调研的事”。事后证明,确实还真有这样的事,在一次大组交流的时候,一位师兄就向我们讲诉了另一位师兄半夜做起来说着梦话做访谈的故事。以此足见师兄师姐们对调研的投入之深啊。只是,我还是不太能够适应这种强度。对我来说,这种强度确实是大了点。每一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就只有调研了,而且睡觉说梦话也不能“跑题”。好在每天晚上吃晚饭后还可以出去散散步,这也算是在调研中唯一比较合法的娱乐方式吧。散步的时候,可以不考虑调研的事,可以轻松一下。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件事,刚来的几天的一个晚上,在看《西方社会思想史》的时候被批评了。原因是做了和调研无关的事。刚开始是很不理解,真的是很不理解,现在差不多可以理解一些了。既然把调研作为调研中唯一可以做的事,那么其他的事情自然就不在可以考虑的范围之内了。只是这种一心一意只做一件事而排斥其他事情的工作模式,我还是无法适应。

写到不理解和不适应,就不得不提别人对我们的态度问题。绝大多数人即使不了解,但总还是理解和支持的。我们在邹家村,村里人对我们也都很好,也很配合。可是,总还是有一些人似乎天生就对我们存在各种偏见。工程队里有一个刘姓小青年。“小青年”这一称谓在我们家乡是有一定感情色彩的。用我们的话说,他有点“痞”,脸上似乎就写着玩世不恭。他几乎是有事没事就去我们那儿找茬,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去挖苦刺激,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有时候甚至会有赤裸裸的语言人身攻击。他似乎天生就对知识分子有偏见,总觉得读书读得多的人都“读傻了”。读的男人没有男人味,女人没有女人味,都不正常。似乎在他的价值观里,只有像他那样的生活方式才是唯一正常的、唯一合理的。如果这样的话,也不难推出他对别人的诘难。
他对我们的诘难中,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们这样有什么用?”,在调研的其他时候,也曾有访谈对象或围观群众问到这样的问题。确实,我们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帮助。除了让他们把自己心中想说的话说出来,从而心中舒坦一点以外,我们甚至连一张空头支票也无法应许一张。和其他同学一样,我也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特别是当访谈对象讲述自己的各种让人心酸的经历和现实的困难时。对于这种事情,刚开始时心里总是有一种内疚的感觉。可能会因为自己无法为他们解决问题而觉得自己很无助、很脆弱。但这次调研让我学会了用平凡心的眼光看问题。有一句经典的话说“我们不是来下乡送温暖的”,这是我这次调研最大的收获之一。
因为是第一次深入社会、深入农村,所以很多东西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思维模式。以前对整个世界的了解完全是在“想当然”的层面上。想再看来,以前的很多想法真的是很天真很幼稚。就拿男孩偏好来说,安义地区的生男偏好很明显(记得以前是用“很严重”来形容的),以往总是很不理解。明明生男生女一个样,怎么就那么偏好男孩呢?多么原始落后的思想啊。还有就是多子偏好,以往的想法就是要那么多孩子干什么?又不能许以他们尽可能好的教育与未来,生那么多不是害孩子吗?还有就是地球那么多人,少生一点不行啊?哎,当初是多么天真幼稚啊。当我试着深入他们的生活与逻辑中再看他们的一些价值观和行为时,我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他们确实是有这种需求,在那种情景下,换了谁都有这么做的倾向。仅以自己的想法来揣测别人,是不合理的。

另外我还要好好感谢一下我们组的师兄师姐。杨华大师兄的睿智,嘉鸿姐的沉稳,顺林师兄的责任感,兰兰姐的平易近人,秋菊姐的灵性,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感谢他们对我的关心与帮助。也为自己未能尽到自己的全力而觉得对不住他们。
当然,我绝不会忘了乔迁、白璐和星星同学。是他们在我气馁与失望的时候给我鼓励,给我信心,是他们陪伴我、支持我度过了不那么轻松的半个月。

别了,我的调研……
唯独敬佩那些脚踏实地的人!
Posted: 2012-09-20 20:59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2011年暑假调查

Total 0.023159(s) query 3, Time now is:10-26 19:25,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