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刘明:礼失求诸野——丹东调研感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陈文琼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304
威望: 304 点
金钱: 3040 RMB
注册时间:2010-02-28
最后登录:2016-03-26

 刘明:礼失求诸野——丹东调研感慨

二十天的调研转瞬即逝,我依旧觉得有很多东西还来不及享受够,简单纯粹的生活,共同理想的奋斗,严肃紧张团结活泼的气氛,亲密无间的团队友谊,以及农民和大地厚重的生活感等等都是我难以忘怀的。当面临着离开,我十分感动于村庄以宽阔的胸怀包容我们这批远乡的学子后。这次调研给我的印象是当今的农村早也不是费老所言的乡土中国,与我记忆中的童年的家乡也已是千差万别,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脱落了传统的印记,更加倾心的融入现代与都市的生活方式,我不得不思索:乡村是何以成为乡村,在现代的物质主义与消费主义的冲击下,乡村依旧保留着什么样的价值与意义。
    我依旧记得,我们团队去下面的一个合并村调研,路程得一个多小时,而行到中程,天气燥热再加上身体不舒服,我再也撑不住了。为了不拖累队友,我们敲开一家农民的院门时,阿姨亲切的把我扶到屋里,把床收拾好,让我躺下。中午吃饭时阿姨的儿子给我端来一碗面。叔叔从外面回家后,也关心的问我的身体状况,得知我的身份,和热情的和我谈论村庄的状况。傍晚的时候,队友们访谈完毕,回来找我。我们和叔叔阿姨道别后,叔叔阿姨送我们到大门外,依依话别,我却已泪水湿了眼眶。路上我和队友们感叹:“也许我们早就习惯了城市的冷漠,所以才会有如此的感动。”现代城市的生活使得我们多少沾染了冷漠孤僻甚至是冷血与精明的算计,或者说理性的思想和作风,当一个农民家庭毫无顾忌的接纳我们时,我们发现并感动于乡村依旧顽强的生产着一套不同的逻辑与价值意义。
   我们的调查涉及到农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婚姻彩礼,养老,妇女地位,人情赶礼,村庄里的上访,选举,宗族派系等等,我力图追寻什么的是农民与村庄的逻辑,为何我们要理解农民与村庄,在当代中国城市化现代化的大背景下,为何进行村庄的研究依旧有意义,甚至有了更大的意义?诚然村庄研究容易进入,也是帝国主义学术霸权的薄弱地带,但这两者均不能成为我们进行村庄研究的充分必要条件。我们在调研中逐渐清晰的意识到:农民和村庄自我生产者一套逻辑及价值体系,构建着一套生活方式,这套逻辑及价值体系和生活方式有着鲜明的地域差别,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不仅区别于处于霸权地位的西方现代性逻辑,甚至与处于依附地位的单一化均质化的中国现代城市也是迥然不同。诚然我们看到的现实是,伴随着现代传媒工具的传播以及农村人员流动的频繁等等原因,农民也同样处于物质主义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的冲击之下,乡村也正发生着广泛与深刻的变化,诸如性关系的紊乱,乡村大家庭的解体逐步代之以核心家庭为本位,甚至走向原子化。但这些变化的“实然”都还没能彻底的改变村庄和农民的“应然”的逻辑,农民的价值判断和意义判断依旧保持着一定的乡土性与中国性。
仲尼有言,‘礼失而求诸野’,方今去圣久远,道术缺废,无所更索,彼九家者,不犹瘉於野乎!” 面临着礼崩乐坏的社会秩序的失范,孔夫子有如此的思索,欲从乡野之间找回失落的秩序。而在当今之中国,满眼繁华却又暗流涌动的局面之下,纸醉金迷却又怨气戾气四溢。我们中国可能的出路在哪里。记得鲁迅先生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中有言:“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自信力的有无,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回想起我们的革命史,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最终走向了全国,指引了中国革命走向了胜利。或许同样,我们民族的“筋骨和脊梁”必须来自那些在田野坚实行走的人们,我们思想的“主体性,中国性”也必须来自田野坚实的行走,或许只有从乡村的田野中,从地底下,从农民和乡土的逻辑中才能找到根治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种种弊端的良方,近代以来历经劫难的中国才能真正走向长治久安。
   调研中凝结的革命友谊也是我无法忘怀和始终感动的。可以说,到目前为止,除了家庭之外再无什么团体组织给我如此的认同感与归属感。大家因为共同的理想走到一起,在师兄师姐的指导下,相互关心相互鼓励,塑造着团队也被团队所塑造着。陈锋师兄被大家尊称为“陈老师”,专职领导,领导我们访谈,领导我们讨论,领导我们傍晚溜达,当然也领到我们晚上去爬山,下午去河里玩,时而严肃时而亲切幽默。余练师姐变身情感咨询师和学术女boss,以其罕见的学识被我们尊称为“余教主”,大家期待有一天师姐能一统学术江湖。一直很内向的我和荣楠师兄变身娱乐委员,为大家增添笑料,活跃气氛。荣楠师兄在调研中途实现了由“高富帅”向“学术男”的华丽转身,利用中午午休时间跑到房东家的梨树下苦读,为大家所津津乐道。郭政政师兄变身摄影家,总在不经意处掏出相机。潘东葳同学平时总是一副萌萌状,关键时刻却语不惊人死不休。朱占辉小师弟温文尔雅,勤于思考,有时思考得有点入神,不经意间被拍下了几组经典的照片。我们小分队因一女六男,被幽默的东北人取名为非常六加一小团队,我们的团队也从此有了自己的专用代号。我们这个社会表面上自由,实际上看看大家越来越一制化的服饰语言思维方式思想观念等等就能意识到,现代化实际上是以消灭差异为特征的,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许多本来可以成长发展的东西因为缺乏一定的社会环境的支撑而被隐藏了起来,甚至被扼杀掉,每个人都按照社会的现实的逻辑在成长。而团队的调研实际上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单纯的环境,让我们可以以新的方式成长,重新审视和塑造自我,重新发现自己。对我自己而言,这次的调研给了我充足的时间,单纯的没有任何外来压力的环境思考自己的人生走向,也使我更加坚定自己的学术追求。当然也让我的娱乐和幽默细菌得以施展。
    我总觉得,没有理想主义的现实主义只能是市侩主义和功利主义,没有现实主义的理想主义只能是乌托邦或者走向屈原贾谊式的个人悲剧。而在调研中,在中心里,我终于找到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志们,一批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有着崇高的理想追求“构建中国社会科学的主体性”,他们有着现实的路径“田野的灵感,野性的思维,直白的文风”以及“三经一专”,他们更有着在田野坚实的行走。我们也许我们可以畅想这样的未来,我们华中乡土派的同仁们最终能通过自己在田野的行走,建立起中国自己的学术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开启一个中国盛世。
唯独敬佩那些脚踏实地的人!
Posted: 2012-09-19 20:39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2012年调查趣事

Total 0.022029(s) query 3, Time now is:10-26 19:30,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