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陈文琼:点滴的欢笑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陈文琼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304
威望: 304 点
金钱: 3040 RMB
注册时间:2010-02-28
最后登录:2016-03-26

 陈文琼:点滴的欢笑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中心的暑假调研,是怀着打酱油的“抱负”参加的,师兄说,要认真打好每一瓶酱油。
回忆着7月那22天的日子,看着左手腕的天然人皮手表(就这一截是白的),翻着几本厚厚的笔记,再看看电脑上敲出来的几行可怜的字。我不禁感慨,那段日子真得很充实,再怎么回忆,也不能真切的重现那时候的心情,文字与鲜活的过程比起来总是显得苍白。但是总有一些事情,在不经意间被装进了那个叫做记忆的匣子,有些是平淡的但是却值得拥有,有些是让人捧腹大笑的,还有些可能不那么愉快但却是团队整合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阵痛。只想讲开心的,还剩下的财富,请允许我吝啬的保留哈!
1、关于镜子。
估计我们三个女生(席莹、仇叶和我)是通过这次调研才知道原来一面小镜子对男生而不是对女生而言才是必不可少的。我们抵达住的地方之后,晚上便开始了一个简单的讨论,最初只是发现大师兄(老谭)的卫生间有一个小镜子,谁也没有多想,其实我当时还以为,是房东家自己的。第二天汪冰老师过来了,晚上讨论的时候,我们发现卫生间又添一枚小镜子,开始觉得有那么点奇怪了,男生比女生还要爱美?第三天二师兄(魏程林)过来了,我们下午就在他们的房间和村里的治保主任访谈,中场吃西瓜休息的时候,我们惊奇的发现,咦?又多了一枚小镜子!
我顺手拿起其中最小的镜子(这枚小镜子和二师兄的脸比起来是真的小)问,“二师兄,我把镜子放这么远,你能看到自己的整张脸都在里面吗?”二师兄估计还没反应过来我在失礼调侃他,愣了一会儿,不过大师兄可没有给二师兄反应过来的机会,把我手里拿的镜子掰过去,说“你应该这样” 大师兄拿着镜子照着自己,又说“咦,你看,猪八戒!”,关键还在于大师兄边说边挑起他的鼠眉(他属鼠的嘛),我们都笑了,大师兄太可爱了,不带这样的啊!哈哈哈~~有介于猪八戒是唐僧的二徒弟,素有“二师兄”这一生称呼,大师兄啊,二师兄笑得最开心啊!哈哈(事后,称呼变成,二师兄是猪八戒,大师兄是一头自以为是美猴王的猪)。
我无奈的把镜子拿过来照了照,叹了一口气,仇叶说“哇,美女啊”,我说,“唉,仙女啊”。之后,大家都叫我这个极其不要脸的人“仙女”。
最后该点题了,男生之所以那么需要镜子,是因为他们必须刮胡子,这是偶然有一天看到师兄的剃须刀,突然恍然大悟的,原来如此!
2、关于狗
房东家有三条小狗,一条大狼狗。大狼狗很傲慢,通常是不太睬我们的。三条小狗,一条小黑,因为小黑最厉害,所以被栓在树边了,还有两条小灰,他两经常打情骂俏,但到争抢事物的那一刻,这两狗互相也绝不嘴下留情。刚来的时候,它们三儿咬的那个嚣张啊,每次,我们都被吓得躲在师兄后面,扬言,它们要是真敢咬,我们就把二位师兄推过去,给他们咬,然后我们逃。
因为村干部的热情招待,我们每顿饭都总有些吃不完的好菜,灵机一动,我们开始讨好这三条狗狗,每天中午和晚上都给他们带吃的。导致,每当我们走到房东的农家乐大门口,两条没有被拴的灰灰就奔过来,且奇怪的是,他们不会用嗅觉去发现我们到底谁的手里有他们的食物(我在想这也许是因为,我们大家都刚从餐馆出来,大家吃的是一样的东西,难免整体都能散发出一样的味道,扰乱了狗狗的嗅觉),所以会绕着我们每个人跑呀跑呀的,可怜的流着涎。最可怜的还不是它两,而是被栓起来的小黑,当我们进了大门走至少50米才能来到它的身边,它那个着急啊,绕着拴着自己的树发了疯一样的转,栓它的链子全部被这条小笨狗给缠在树上了,自己快被勒死,嘴边还挂着老长的口水。有时候,它会因为链子被大部分的绕在树上了,怎么样也够不着地上的食物,十分着急,我实在不忍心,便拿着剩下的食物,引诱它,带着它反转,让它把自己解脱出来,我也怕它太着记得想要吃东西,扑上来,误伤了我,我还得去打“狂犬疫苗”,看着它快要解脱了,我会扔下吃的,撒腿就往师兄那边跑,很是猥琐。
大师兄半总结半开玩笑似的说,这边的农民对土地的依赖只是工具性依赖,这三条狗因为吃习惯了我们给带回的东西,对我们也是工具性依赖。他说完,挨了我一记闷拳,说荆门人也就得了,完了还不放过荆门的狗,当然我们大家都只当是开玩笑,不含价值判断在其中的。
还有,席莹特别怕狗,刚开始,我以为她太夸张了,她是那种一看到狗就会吓得双腿发软的走路都困难的人,所以我难免很吃惊。直到不久她告诉我说她被狗咬过三次。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当时没心没肺的笑得那么欢,以我的个性,我真的觉得很好笑啊。
我们分成小组之后,席莹和汪老师一组,他们两在里农户的家就差一个禾场的距离的时候,汪老师(汪老师也被狗咬过)突然指着一只白色的四脚动物说,“有狗”,席莹顿时腿软了,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就听见了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有三条狗在向这边靠拢。他们在慌乱中才发现第一个被发现的那个动物,不是狗,是羊。。。只知道,席莹是被一辆摩的拖走的。。。
3、关于模仿与改编
我们这群二的不得了的人,访谈完了之后,走在去固定餐馆吃饭的路上,总喜欢干一些比较二的事,我们最常干的就是模仿我们的访谈对象。
第一则。有一天下午,我们应村干部的邀请去参加了他们村的第十届党代会,我们是时候才知道我们是过去凑数的。不过无所谓啦,我们乐在过程后。
其中一位干部用一口荆普话说“某某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们要用一生一生的情紧紧地握住书记的手”。时候,这句话被二师兄改编成了杂交话版本。并且把主人翁换成了老谭,这还不过瘾,在谭后面还硬要加上一个荆门方言特有的弹舌音,一般情况下,弹舌音是荆门人逢“子”才会发出的音,加到前面去,“老谭”成了“老坛子”。话说,荆门方言最具特色的就是他的弹舌音,一般人还真学不来,二师兄自然不例外啊。轮到我出马了,我学着那位干部的腔调加上了二师兄的改编,并且把“手”换成了“蹄子”(因为他是猪八戒),也还是用弹舌音处理。我们一同笑得人仰马翻。二师兄不忘调侃我,说“我们要用一生一世的情紧紧地握住仙女的脚”,我爆冷了,说“仙女脚臭”。
第二则。有一天我们访谈了一位在税费改革之前在村里连任了十几年书记的“《亮剑》主人翁”李云龙,他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说话时会手舞足蹈声情并茂,说到激动之时,会拍案而起,说道“搞邪了”!
又有一天,我们大组讨论,吃完午饭,仇叶和我先后去喂狗,仇叶喂完,回来惊魂未定的对我说,“吓死我了,刚才喂狗的时候,狗咬到我的鞋了”,她一边说一边给自己理气。我做了一个拍桌子的动作,说“咬邪(鞋)了还”!惊魂未定的仇叶笑了。
。。。。。。
好玩的事还有好多好多,留着以后写华中趣事吧。当然,这些只是调研整个过程中的最为不那么重要的一些方面,但却是我们过完那段被烈日烘烤的日子的精神支撑。要谈我个人对村庄的初步认识,我想保留在调查报告之中,严肃认真的对待。
唯独敬佩那些脚踏实地的人!
Posted: 2012-09-19 20:35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2012年调查趣事

Total 0.014708(s) query 3, Time now is:04-12 12:45,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