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储明浩:令人难忘的调查和人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婷不下来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0
发帖: 286
威望: 286 点
金钱: 2860 RMB
注册时间:2012-05-06
最后登录:2015-09-08

 储明浩:令人难忘的调查和人

        今年暑假去河南调查是我第一次调查,也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因此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与新鲜感,尤其是去农村,我很早以前就已离开农村,对农村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概念,城市的生活已经是我渐渐远离朴实的农村。而这次的幸运,使我有机会体验如此有意思的调查,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农村,也让我对未来的调查充满了憧憬,。此刻萦绕在我头脑的依旧是贺老师所说的那句话:“明年暑假由我们原班人马再去调查,肯定与这次不同,大家的收获肯定会更多。”我不知道贺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但当时的我和现在的我依旧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明年可以再去调查,虽然调查过程可能会很累,每天高强度的工作,身心相当疲惫,但我们还是以极大的耐力认真的坚持下来了,那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令人享受的事,而且我们可以从中有所收获,一想到这我们就干劲十足。当然它也包含着各种幸福甜美的回忆。虽然我只是一个初次调查人员,同时还只是一个准大二的学生,这样的双重身份使我很难有很大的收获,但无疑任何一个参加了调查的人都是有收获的,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双无人员(既无实际调查经验,又无深厚理论储备)”。
      因为是第一次调查,所以总是很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至少能不能达到师兄师姐的最低要求,这也使我太过于紧张,无法专注于调查,师兄很快发现这个问题,开导我们要放轻松,只当是一次调查体验。慢慢的我逐渐进入状态,能够很好的定位自己,定位这次调查,也逐渐摆脱了对这个村庄的陌生感,开始明白这个村庄的各个点以及由这些点连接起来的整个村庄。
      在整个调查中令我最开心的事:有一天晚上我们吃完晚饭,大家一起去散步,看到有个小孩手上有篮球,便向他借来,我们四人一起打比赛,开始我们还打得比较斯文,后来越打越兴奋,我们四个全赤膊上阵,还脱掉鞋子,光着脚在水泥路上奔跑,到处疯抢,有如一群稚嫩的孩子似的,一点也不顾那只要一停下来就会有被蚊子叮满全身的危险,还有那全身的汗水,以及脚的承受能力,此刻我们心中只有球,我们疯狂的释放我们年轻的激情,周围不时有村民围观,我们要在这里留下我们特有的印记,那就是青春的活力。同时也给我们自己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给我们曾经调查的村庄,我们要献上一份我们自己的礼物,不留下遗憾。令我最幸福的事:那里没什么商店和娱乐场所,所以我们每天的娱乐项目就是一起吃西瓜和一起散步,吃西瓜是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最初几次每次都是由三哥侯耀文主刀,而我们只用等着吃就可以了,以至于后来每次吃西瓜,我们都会等三哥来开西瓜,也因此三哥有了几个新名字——“侯一刀”、“侯一瓜”。在吃西瓜的过程中是最放松的,我们可以一起聊天,开玩笑。记得有一次刚调查完一个村民,谈到了“绝户头”——一户家庭中没有儿子,没有传宗接代的人。可能是这个名词比较新颖吧,让我们很难忘记,不知怎么的,吃西瓜谈到无籽瓜时,二哥林辉煌居然冒出来一句“无籽瓜是不是绝户头?”时,想了一会才明白过来,我们都忍不住笑,而且差一点就喷出来。还说什么西瓜不应该有那么多的籽,应该像桃子一样只有一个核,弄得我们只有跑到外面去吃西瓜,更严重的是以后我每次吃西瓜,都会想起二哥以及二哥的“绝户头”,而且还非常想笑,但也因此我到现在还深深的记住了“绝户头”以及围绕它所有有关调查的事。令人伤感的事:最后一晚在陆庙,村干部请吃饭,大家都被灌了好多,连已经戒酒多时的大哥也被灌了好几杯白酒,虽然有二哥帮忙挡酒,但一向白酒不沾的我还是被灌了一些,酒宴完后头就一直晕晕的,二哥帮我拿被子到会议室去睡觉,虽然很晕,但是很奇怪的是却怎么也无法去睡,头脑里不断闪现的是我们大家一起相处二十天的点点滴滴,我们一起到集镇去买西瓜,一起赶鹅,一起在拍照的时候做鬼脸,一起在下雨的时候穿拖鞋去调查,一起打牌,一起逗饭店老板家的“小胖”,一起走泥泞的泥巴路等等。那一切是如此的美好,可是它就要离我而去了,就好像它只是一场梦而已,我好想抓住它,却发觉我什么都抓不住。突然,我看到二哥和三哥回来了,我们相互谈着一些相互勉励的话,陡然理解了二哥所说的我们是一群比较纯粹的人,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大家可以放开了来谈,没有什么顾忌,利用人类最原始的信任相互交流,互相理解。记得高中班主任曾经说过:“等过了高中,你就再也找不到那一群很纯粹,没有目的的,真心与你交朋友的人了!”我知道我很幸运,又找到了这样一群朋友。我们一起度过的二十个日夜,在我的生命历程中,它太短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就是这短短的二十天,对我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结识了一大群良师益友,不仅在调查中他们教会我许多,而且在其他方面也让我明白了许多,相信在以后的学习生活中也会继续学到很多。
      然而,我们也努力工作,并不只是生活上的那一些回忆。倒数第二天下午,贺老师发来短讯说最后一天的大讨论改时间了(平常是下午和晚上,早上留时间自己思考总结),没有办法,我们只得在晚上小组讨论完后自己再抽时间总结,那天晚上我们讨论到十一点半,之后我们又自己总结到两点多,大家都很累,但是大家很满足,因为我们有所收获,对村庄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有了理论框架。每天调查完,晚上都会进行组内讨论,寂静的夜,一群调查者聚在一块探讨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各抒己见。不止如此,我们甚至还会在赶回居住地的途中探讨,在这些时候都是思想火花的碰撞,也许在调查中我们并未发现特别令人激动的现象,但是在大家讨论时却可能会发现更有意义的联系,而这种情况在每四天一次的大组讨论里体现得更加深刻。每次大组讨论我们可以及时调整自己的方向,开发出更多的问题。代际剥削(赤裸裸的代际剥削和温情脉脉的代际剥削如何成为可能)、黑灰势力的渗透(乡退出村,村退出组,国家强制力消失的后果)、城镇化(加剧农村的空心化)、土地流转引发的一系列问题(钉子户、上访、青壮年外流)、基督教的偷袭(基督教徒的猛增与基督教有意识地传播)、老人的意义世界(生儿是为了养儿防老还是传宗接代,对子女的期待)、村组治理(村组各自扮演的较色)、人情关系——从哪些情况要送礼,哪些人要送礼,人情圈有无变化,是不是有劳动互助(因为劳动上的生产互助也算是人情)来看人际关系,进而来看村庄内部的团结,农村公共品的缺位(集体灌溉的无法实现),打工经济、节庆民俗、鬼神信仰·······
            我自己曾经尝试过将“打工、征地、城镇化”三者联系起来,虽然不太成熟,有些错误,但毕竟有了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感悟,而此次调查最重要的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悟,虽然我只是用现象解释现象,无理论建构,但是那还是自己独立思考的成果,对我而言,那就是收获,也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我的小组,让人感到舒适的家,但我坚信这并不是一个特例,而是一种普遍现象,在调查的每一个人心中,小组就是一个家,温暖舒适的家。但这个家又有些不同,我们是一群有着相同信仰的结合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有如那个时代围绕在毛泽东身边的长沙第一师范学子,为同一个梦想奋斗,充满激情与胆识。我们会为一个问题而一大群人在一起讨论,甚至争论,也许在外人看上去有点像吵架,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是一群敢于提出反对意见的人,我们并不盲从,我们用经验理解经验,用经验完善理论,用理论解释经验,提升自我,从而达到一个质的飞跃。
        农村生活简单而又快乐,充斥着我们七个人的欢声笑语,好像我们才刚刚开始,就在陡然间结束了。虽然短短的二十天结束了,但我们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离开的是陆庙,但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调查,还会进入更多的村庄,还会更加理解农村,发现现代农村存在的问题。但我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努力读书,这次的调查让我认识到自己以前的知识和经验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所需要学习的太多了,要赶上师兄师姐只有从现在开始努力,才能像他们一样博学,有经验。



Posted: 2012-09-21 20:2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2010年调查趣事

Total 0.019197(s) query 3, Time now is:12-06 08:01,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