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寒假回乡见闻(李白莎)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马流辉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29
威望: 29 点
金钱: 290 RMB
注册时间:2009-12-30
最后登录:2010-10-04

 寒假回乡见闻(李白莎)

    我家在湖南长沙县的北山镇,距离长沙市区约二十分钟车程。这些年,这个地方的路越修越好了,学校越来越少了,一部份人出去了,也有一部份人留下了。这次回家过年,发现家乡的变化还是挺大的。假期的大部份时间是在自己家过的,过年的时候在奶奶家,奶奶家在距离我家二十分钟车程的牌楼。
    现在的北山镇最有名气的莫过于圣毅园现代农庄了,从市区过来的道路两旁不时地出现开往圣毅园方向的指示牌和相关的宣传资料。在互联网上,输入“圣毅园”三个字,便会出现多达三百多万条信息。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大家还只是对这个项目有所耳闻,今年便已经做出这么大的动作了,着实不简单。在其公司的主页上,你会看到这样的话:“公司已成为全国农产品加工创业基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影响农村改革中国三农先锋、中国最具成长性的十大现代新型农业龙头企业、湖南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示范点、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湖南省新农村建设十佳明星单位、长沙市农村土地流转综合配套改革示范点、长沙市文明单位。”“通过资源有效组合和集约经营,实现农业产业化经营、专业化生产、市场化运作、集现代农业种植、加工、休闲和旅游于一体的现代农业产业园。”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也就是老板,是北山镇人周猷庚,46岁,原来是个建筑老板。他原计划投资建设一个高档的农家乐,并花了80万元做了个“农家乐”规划,中央土地流转政策即将出来之时,他将那个规划废弃,重新花380万元策划了“圣毅园”。不到一年时间,中央、省、市领导来了一拨又一拨,指示作了一个又一个,标准一高再高,投资从当初的五亿元升至十五亿。
    从北山镇去我老家牌楼的路上会路过圣毅园。我看到园区道路两边的水稻田全都种上了油菜,绵延数里。我们特意将车开进园区,想看一看园区里面的情况。绕过园区的标志性建筑——在当地人口里的“白宫”——我们看到园区里面正在大兴土木,几个工地同时开工,旁边布满灰尘的指示牌上隐约可见“板兰根基地”“金银花基地”等字样。据说圣毅园去年已经为社区居民提供了1500多个就业岗位,如果这是真的,的确是一件好事。但这个数字是不是没有水分,我不确定。去年这个项目刚刚上马的时候,当时隔壁家的叔叔比较熟悉里面的情况,听他说,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顺利。园区租了当地农民的土地,原应付给农民的钱都没有到位,最后是以谷物偿还。而公司计划今年6月份投产的板兰根生产,恐怕也无法如期进行,在园区里既没有看到任何经济作物,也没有看到已经建好的工厂。而当地的居民对这个项目还是持支持态度的,毕竟路也修好了,田地也平整了。公司对园区的住户每家提供五万元,让他们把自家房子的外部装修成明清风格。另外,听说村里的大学生有许多也愿意回家来就业了,这些都是好现象。希望下次回家的时候,能看到这个项目更有效地运转起来,名副其实。
    除了圣毅园,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武广铁路的建成。武广铁路对我们家的影响比较大,因为铁路从奶奶家后面的山下经过。大伯家的房子因为离铁路比较近,属于拆迁范围,最后拆了一间杂屋,废了几块菜地,得了十万块钱的拆迁费。大伯是农民,平时在爸爸所在的学校当零时工,十万块钱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现在他把原来的杂屋挪了个地方又建起来了,那十万块钱,他准备给儿子买房子付个首付。一部分村民像我大伯一样因距离铁路近而得到了拆迁费,一部分村民的田地被铁路占了而重新划分了田地。在铁路修建期间,村里的许多妇女在铁路上做点零工,拾些废弃的材料。也是因为铁路的原因,老家增修了几条路,建了一座高架桥,火车来往的频率非常高,现在村民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一看到火车经过就出门观望了,大家已经习惯了和谐号飞速而过时的声音和震颤。
    由于大部份时间待在家里,又重温了熟悉的小镇生活,最大的感触便是赌博之风盛行。仅在我家那个小镇上,就有四五家麻将馆。离我家最近的一家麻将馆,是我家邻居一个奶奶的儿媳妇开的。用的是他们自己临街的房子,一楼的两间房间,每间房间里开两桌麻将,每天下午和晚上营业。在麻将馆打麻将的人以附近的家庭妇女为主,据说麻将馆每天有将近三百块的收入,非常可观。以前麻将馆里打麻将的方式还是传统的固定四个人一桌打牌,现在流行的方式是一种轮流打的玩法,因此一桌可以同时容纳五六个人甚至更多的人。不论输赢,玩一盘就下桌,等着下一轮,这种玩法现在在小镇上非常风行。半天下来,一桌牌的输赢少则几百,多则上千。除了麻将以外,地下六合彩也在悄悄地盛行。这种地下六合彩传过来已经有好几年了,每年都会听到某个人赔光了家底之类的故事,然而还是有许多人没有引以为戒,我一个同学的父亲就已经赔了不下三十万在这上面了。一般的农民没有这么多钱,但输个几千块是很平常的。除了麻将馆,在路边的小店门口,也总可以见到聚在一起玩牌的人。这依旧是乡镇居民主要的娱乐方式。
    走在街道上,觉得街道很干净,虽然没有专职的清洁工,但也许是居民的素质都提高了。从我家开往奶奶家的路上,一路上都可以见到路边新建的垃圾池。不大,水泥砌的,固定在地面上。我觉得这是件好事,但居民觉得这批垃圾池建得很失败。建垃圾池的初衷是希望居民们把可回收的垃圾扔在里面,但实际上,一来垃圾池的容量太小,扔不了几次就满了,二来没有人经常来收拾这些垃圾,这反而给居民造成了麻烦。据说长沙县有这样的财政补助计划,建垃圾分类池,每个补助200块。是不是利益驱动下建了这样事后居民觉得无用的垃圾池呢?以后社区里面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如果能更多地考虑一些实用性就好了。
    父亲工作的学校也在镇上,这也是我曾经上过学的地方。学校本身没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停车场上的车多了起来,大部分的教师都买了车。长沙县教师队伍实行绩效工资考核,优秀的教师到了年末能够拿到一万左右的绩效工资,每个月的工资大概三千多,按十三个月发,在小镇上过日子还是能过得很不错的。一些教师还在市区买了房。这些教师应该算是小镇上日子过得比较舒心的一群人了。但从他们的言谈中,也能体会到他们的不满。长沙县本身是教育改革推行得比较早的地区,然而教育局的工作一直为人所诟病,贪污、拖欠工资、办事不妥等问题引起许多教师的不满。特别是当他们将自己的待遇与公务员的待遇作对比时,更是容易激起心中的怨气。我母亲、叔叔都是公务员,确实这两个群体的待遇差别很大。举个简单的例子,都是体检,教师队伍享受的体检规格比公务员队伍的要低得多。特别是前几年长沙县的公务员还有福利房,在这个房价飞涨的年代,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福利。尽管如此,教师这个职业仍是旁人所羡慕的职业。在我的家族中,从事教育工作的人非常多,父亲、四叔、四婶、三婶、堂哥、堂姐、姨妈,都是教师,大家的生活都过得挺不错的。三叔是市青少年宫的主任,今年的大动作是计划投资五千万建一个青少年素质活动基地,单位投三千万,再融资两千万。我们开车路过他选址的地点时,他跟我说了这个计划。不仅有素质活动基地,还有农场,开年以后他第一项工作就是和当地政府谈土地的问题。三叔做事比较有魄力,人脉也非常广,一些亲戚的工作都是他帮忙安排的,他算是我们家比较成功的人。
    在家里的这段时间,还和一些以前的同学朋友见了面。也有不少曾经志在四方的人选择了回家乡小镇上工作,有的进了政府,有的当了村官,有的进了信用社,他们都慢慢地安分于眼下的生活。若论薪酬,在小镇上工作不见得比在外面大城市打拼要差。以我在信用社工作的同学为例,她平均每个月的工资有三千左右,吃、住都在社里,只须象征性地交一点点钱。只是在小镇上的生活相对而言要单调一些,缺乏文化娱乐生活,而相处的人也多是一些比自己年长许多、工作已多年的同事。
    
实力决定你的影响力!
Posted: 2010-03-24 00:0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华东理工大学读书会

Total 0.019943(s) query 3, Time now is:11-27 08:31,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