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未完待续的乡村治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xws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8 点
金钱: 80 RMB
注册时间:2009-12-24
最后登录:2010-02-05

 未完待续的乡村治理

未完待续的乡村治理

—李白莎

    网上曾流行一篇命题作文《我的故乡在沦陷》,许多人都带着伤感写下了自己故乡的变迁。许多人的童年都有乡村的影子,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与乡村紧密相联。老师曾说过,中国人,三代以上全是农民。由此可见,乡村对中国人来说意义何其重大。
    杜赞奇的《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和张静《基层政权:乡村制度诸问题》,都是以中国乡村治理为对象进行的研究,两者研究的时期不一样,研究的视角也不一样。杜书采用了两个关键性的概念:“权力的文化网络”和“国家政权建设”;区分了两种不同类型的乡村:宗教型村庄和宗族型村庄;主要研究的是国家政权扩张对华北乡村社会权力结构的影响。张书试图说明的是乡村社会的冲突根源于实际运行的一系列制度规则的缺陷,这种缺陷可以解释乡村政治整合的困难。两本书都对乡村治理作出了分析,但是都没有答案。

一.乡村治理,远未完成
   
    农村是中国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历史的角度,农村对国家建设、城市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从现实的角度,三农问题是建设和谐中国的重中之重。国家的统治者对农村的治理越来越重视,也更加认识到治理好农村对于巩固国家政权的意义。但是,中国之大,农村之大,治理好农村并非易事。国民党时期,曾希望实行乡村自治,然而并没有顺利实现。共产党时期,从集体化时期到今天,统治者一直在做各种尝试,然而乡村的治理也没有达到理想状态。杜赞奇在书中提到“经纪模型”,一类是“保护型经纪”,一类是“赢利型经纪”,有时他也称之为“掠夺型经纪”。杜赞奇认为,国家政权深入乡村,破坏了保护型经纪体制,建立起了赢利型经纪体制。虽然杜赞奇的研究是在20世纪初中叶,那个时期的中国农村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但是这一对概念放在今天依旧是适用的。张静在书中分析了现在的乡村精英愿意当村干部的原因,多是为了谋取私利,很少或几乎没有看到真正想为农村做点实事的,反而真正想为农村做点实事的人却不一定能够当上村干部。因此,“赢利型经纪”至今广泛存在于中国农村。
    这两年,国家大力提倡大学生下乡当村官,响应政策的大学生也不在少数。国家实行大学生村官计划除了缓解就业压力的考虑外,也许是真的希望大学生的进驻能够为农村带来新鲜空气、改变农村的面貌。但是,由于大学生村官计划政策上的优惠,这批当过村官的大学生日后报考公务员职位时相对有优势,大部分的大学生村官只是把这个职位当作一个缓冲期、过渡期或者是一块跳板,很少有人愿意长期留在基层致力于基层建设。十九岁女大学生白一彤,暂停学业,在其家族势力、财力的帮助下当上了村官,大张旗鼓地推行各种“新政”,被媒体吵得沸沸扬扬。虽然不排除有一心向着农村、希望用自己的真才实学为农村带来新变化的大学生,但是毕竟不在多数。而那些大多数,显然,是在捞取政治资本。他们不同于传统的从农村榨取经济利益的村官,但是他们是新型的“赢利型经纪”。
    国家推行乡村自治,自治靠谁来治?是广大村民吗?显然不是。统治历来是精英阶层的事。不管是曾经的乡绅还是现在的基层政权,充当的都是精英的角色,或者说治理者的角色都是由精英来扮演的。更具体一点,由有实力的人扮演。或者是有广泛的社会支持,或者是有雄厚的财力。就算是大学生村官,也是通过考试选拔进入这个角色的,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有实力的人。张静在书中分析到,基层权威不再是来源于基层社会,而是由国家赋予。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约束村干部一心为村民服务,是一个难题,而在现实中往往没有解决,于是就演变成“赢利型经纪”。如何推行真正能够服务于村民的自治,是值得思考的,乡村治理的改进,是一个远未完成的动作。

二.乡村治理,走向何方?
   
    这里生机勃勃。这里有新的农用机械,帮农民们减轻负担。这里有新的道路,甚至铁路也从这里经过。这里有新开的大超市,里面人头涌动。这里有年轻人的面孔,并不只是老人和孩子。这里似乎发生了许多变化。
    这里死气沉沉。这里的河流不再清澈流淌,只剩下干涸的河道。这里的企业已经停工,只留下破败的厂房。这里的街道永远这么窄这么脏,并且随处可见沉溺于赌博的人们。这里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副样子。
    我时常回到小时候待过的农村,这就是她,一个矛盾体。
    在看一些对农民的访谈时,有些人会怀念集体化时期的某些生活,怀念那种“什么事都有人管”的日子,那种生活在共同体中的日子。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农村随之卷入,她发生了许多变化。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农村在许多方面都有进步,有改善。可问题依然存在,并且还很多。现在的农村,许多事都没人管。充当管理者角色的人,没能充分地履行职责,甚至常常有许多丑闻曝出来,与经济有关的,与选举有关的,与公正有关的,等等。现在的乡村已经几乎没有乡绅型的治理者了,充当国家政权代理人的村干部已经越来越不是充满魅力、极具感召力的人物了。农村似乎逐渐地变成一盘散沙。
    杜赞奇在书中分析“权力的文化网络”,这一文化网络包括等级组织和非正式相互关联网。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文化网络,将乡村社会联结起来。如果说在20世纪初中叶或者更早的时期,这些文化网络在中国农村的历史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那么现在,这些文化网络已经越来越薄弱了。基层政权被纳入国家政权系统,基层统治更多依靠国家权威,而不是诸如宗族、宗教或社团之类的组织。张静在书中分析到乡村治理冲突的根源在于制度缺陷,基层权威的来源由基层社会转变为国家权威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问题。他们的研究对于改善乡村治理都有的一定的价值,乡村治理的现状之形成有多方面的原因,诸如文化、制度等等。
    乡村治理不仅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一个利益分配问题。农村如何发展,发展起来以后利益如何分配,如何实现公平合理,只有这些问题都处理好了,才有可能实现农村的长治久安。农村需要精英来管理,更需要这些精英心怀村民来管理,在利益分配时不失偏颇。通常在现实中,这一要求直接诉诸于管理者的个人素质,所以往往遭遇失败。因此,必须要从完善制度出发,用制度约束个人行为。
    在一些自组织能力强的村庄,推行村民自治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在一些自组织能力差的村庄,则不太可能。对于具体情况不同的村庄,应该采用不同的方式,不能让自治制度流于形式,更不能让一些人利用制度的缺陷将村庄政治变成谋求私利的平台。总之,乡村治理将走向何方,不是一个能够一概而论的问题。

三.结语
   
    在阅读这两本书的过程中(尤其是张静一书),总是让我想起自己的家乡。由于母亲曾任职于乡镇机关,而乡镇干部总是需要与村干部、村民打交道,从小我便听到许多关于乡村治理的事情,多是一些琐碎繁杂的事务。在国家取消农业税之前,乡镇干部总要下到各自联系的行政村催收农业税,母亲也曾在许多个夏日奔波。现在这些都已远去。后来听得较多的是关于村干部选举中出现的各种不公正问题,土地征收过程中的问题等等。这么多年过去了,乡村治理一直都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以前存在的问题现在依然存在,一些小修小补总是没有看到什么太大的效用。乡村治理,将是一个有待长期探索的问题。
                                                       
Posted: 2009-12-28 22:22 | [楼 主]
刘大龙
美梦易醉,红颜易老,莫若苦练内功,健全人格@@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1
发帖: 729
威望: 731 点
金钱: 7310 RMB
注册时间:2008-04-19
最后登录:2017-10-23

 

写得好,学习,拜读!
Posted: 2009-12-29 12:00 | 1 楼
xws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8 点
金钱: 80 RMB
注册时间:2009-12-24
最后登录:2010-02-05

 

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Posted: 2009-12-29 17:54 | 2 楼
xws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8 点
金钱: 80 RMB
注册时间:2009-12-24
最后登录:2010-02-05

 

文笔不错。要能够搞清楚作者到底是怎么展开的,学习效果更好。
Posted: 2009-12-30 21:37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华东理工大学读书会

Total 0.021923(s) query 4, Time now is:10-18 19:23,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