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杨璐读书报告(更新至2021.11.21)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杨璐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
威望: 3 点
金钱: 30 RMB
注册时间:2021-04-10
最后登录:2021-11-30

 杨璐读书报告(更新至2021.11.21)

【书单】(2021.10.17—2021.11.21)
《印度的宗教:印度教与佛教》
《共产党宣言》
《消费社会》(选读)
《德意志意识形态》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读)
【读书报告】
资本主义社会的消费异化——鲍德里亚《消费社会》

恰如马克思关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劳动异化,在《消费社会》一书中,鲍德里亚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中消费对人的异化。
一、从物的消费到符号消费
传统政治经济学认为,“我买它是因为我需要它”,消费是为了满足需求而产生的,是和对物品的客观需求等值的。而鲍德里亚认为,在消费社会里,人们的需求不是对物本身的需求,而是对符号的需求。物的实际存在败给了物的符号意义,物品不再具有其本身的意义,而被赋予了一种符号意义,人们所消费的正是这种社会意义,因此单一的物是可以被其他物替代的。通过对物品中不同符号的消费,人们能够区分和凸显出不同的社会地位。可以看到,符号消费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发挥着社会分层的作用。这正是中产阶级群体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主力的原因,长期以来奢侈品被看作是富人的象征,这一符号意义在一定时期内不会发生变化,所以中产阶级企图通过购买奢侈品提升或者至少在表面上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接近上层阶级,但是这一消费行为又会使奢侈品在上层阶级中的符号意义的弱化,使得真正的上层阶级转向更为独特的定制产品的消费,进一步促使奢侈品失去其原有的符号意义,因此中产阶级的这种追逐实际上是无意义的。在整个消费过程中,人们购买各个品牌的产品,实际上购买的是品牌所代表的符号,人们购买奢侈品,实际上购买的是奢侈品所代表的符号。人们消费的并不是实际存在的商品,而是一种符号;决定商品价值的并不是物本身所具有的使用价值,而是物所具有的符号价值。而对符号的需求与对物本身的需求不同,是一种虚妄的需求,它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是无法被满足的。
在消费社会中,休闲时间、服务和文化这些占据了人们时间和空间的、抽象的物同样也被异化为可消费的符号。鲍德里亚反驳了“休闲之中人人平等”的神话,他认为休闲时间的存在即意味着时间是可以被出售、被购买和被消费的稀缺资源,“时间就是金钱”,这意味着休闲时间是作为奢侈资本而存在的,休闲是“对非生产性的时间的一种消费”。休闲时间与劳动时间一样成为隶属于生产领域的另一阶段,因此消磨时间成为一种奢望。而文化中心嵌入商业中心中间,正体现了文化的商品化,作为商品的文化进入了生产和消费领域,因此在消费社会中“被文化”、被符号化了。
二、虚假的个性化
该书提到一个反常识的观点:人们通常认为的个性实际上并不是个性。现代社会强调个性解放,与众不同受到人们的追捧,消费也成为人们追求“个性”的一种手段,但无论人们如何进行个性化消费,事实上都不可避免地“在向某一范例趋同”。消费者的自主选择其实只是一种假象,实际上人们是在消极地进行符号消费,而这一切都处于生产者的掌控之中。鲍德里亚认为“需求体系是生产体系的产物”,消费是卖方也就是生产者主动生产出产品,然后买方被动地消费这些产品的过程,生产者为了方便区分、方便生产和出售,因而有目的地通过个性化消费使人们归并于某一类型的编码。从这个角度来说,消费社会实际上并不存在真正的买方市场,消费者的个性化消费其实是生产者出于“工业化垄断集中”的目的“取消了人们之间的真实差别”,而用符号对消费者加以区分,从而使相同符号背后的个体同质化的方式。
由此看来,消费社会的个性化只是一种虚妄的个性化罢了。可以说,在消费社会中,人们对个性化的狂热追求不是因为个性化的丰盛,恰恰是因为个性化的贫瘠,当个性化的需求真正得到满足时,人们反而会对它视而不见,不再强调和追逐个性。
三、大众传媒与人的异化
消费者的符号消费处在生产者的掌控之中,而发达的大众传媒正是生产者实现这一控制的手段和工具。广告、报纸、网络媒体“温和”地压制了自我追求,用生产者主要是大型生产者的标准取代了人们自主评判的标准。通过上述传播媒介,生产者能够引起人们“无法克制的欲望”,引导人们进行他们所希望的特定类型的消费。
在消费社会中,不仅具象和抽象的物成为消费品,人也不可避免地被异化成为物品,通过异化的人的符号化消费,消费社会实现了再循环。消费对人的异化是消费社会的重要特点之一。人的身体被异化为“最美的消费品”,身体作为一种符号开始在消费领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从健康到美容、从内部到外表,人们围绕着身体进行着五花八门、品类繁多的消费,然而其本质和中世纪的唯灵论没有区别,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都是一种无关物质本身的符号。同样地,女性也是作为一种符号被重视,在消费主义裹挟下女性通过对衣物、首饰、化妆品等的消费来装饰自己,进行一种女性的“自我消费”,在消费社会中的引导下女性混淆了消费和女性解放。女性看似可以选择消费这样或那样的产品,但实际选择的还是符合社会主流规范的产品;女性看似逐渐实现自身解放,但其实无形中受到消费主义的操纵和绑架。女性通过消费得到的不是自由,而是枷锁。实质上,女性仍是作为一件美丽的物品被认知,女性的自我取悦是为了取悦男性,这和几千年以来对女性的物化并无区别,只是包裹在了消费主义的糖衣之下,甚至性解放也被作为可以消费的符号,即“女性通过性解放被消费,性解放通过女性被消费”。
总之,在消费社会中不仅物被符号化,人也成为这一符号体系的一部分,受到符号意义的控制和支配,人的主体性被消解,人被物所包围和奴役,从而陷入异化的状态中。人与物的主客体关系颠倒了,物变成了主体,在一代一代之后,先是人的存在退位给了物的存在,然后物的实际存在败给了物的符号意义,最终符号占领了世界。
Posted: 2021-11-29 18:25 | [楼 主]
方淇社会学
级别: dsgsdag


精华: 0
发帖: 10
威望: 10 点
金钱: 100 RMB
注册时间:2020-06-06
最后登录:2022-01-19

 

写的很好。下一步阅读可以更系统些
Posted: 2021-12-02 10:03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读书会

Total 0.020581(s) query 4, Time now is:01-21 19:52,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