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卢苗苗读书报告(更新至2021.11)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草田同学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
威望: 1 点
金钱: 10 RMB
注册时间:2021-04-09
最后登录:2021-11-28

 卢苗苗读书报告(更新至2021.11)

《原始分类》(2021.11.28)
集体意识和机械团结可以说是涂尔干最重要的研究,在《原始分类》里也进一步体现出他在研究时对这两个内容另一个角度的论述。在本书开篇他就提到了对集体表现的研究等同于对分类的几种原始形式的研究。
一、分类的含义
分类是指人们把事物、事件以及有关是世界的事实划分成类和种,使之各有所属,并确定它们的包含关系或排斥关系的过程。分类不仅仅是进行归类,而且还意味着依据特定的关系对这些类别加以安排。那问题就来了,究竟是什么使人们采取这种方式来安排他们的观念的,人们又是在哪儿发现这种独特配置的蓝图的?
二、分类的原则和类型演进
在对澳洲分类研究时可以看到原始人类对部落以胞族形式分类,包括相同图腾(氏族)和以婚姻为基础(姻族)这两种类型,或者将每个胞族分为两个姻族,不同胞族的不同姻族互相结合。不管怎样,分类仍然以相同的方式构想出来,这里我们不过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分类的构成关系而已。对其他澳洲体系的研究中已经有了一些可查的变化,分类开始按照星象分类,分类是根据社会所提供的模式组织起来的,旧有的分类让位于不带任何内部组织的简单划分,让位于一种“按人头”而不是按起源对事物进行的划分。再到对祖尼人、苏人的研究中,在他们的分类形式中,该体系的原则是把空间划分成七个区域:北、南、西、东、上、下、中。他们对宇宙详实的安排,一切都被划分、标注和指定到一个单一而整合的“体系”的固定为位置,在这个体系中,各个部分根据“相似性程度”或平起平坐或有所隶属。祖尼人的体系可以说是澳洲体系的进一步发展和复杂化。而苏人正是处于以氏族为划分基础转向以区域(方位)划分基础的中间阶段。最后在对远东中国的研究中发现中国人通过察天文、观星象,利用地磁和星术来进行占卜预测的体系。他们以区域和图腾划分为东青龙、南朱雀、西白虎、北玄武,每个方位点之间区域又一分为二,就有了八个方向/力量。以要素分为金木水火土。
从上面的演进中可以看出分类所划分的不是概念,概念所依据的也不可能是纯粹知性的法则。观念本身就是情感的产物。对所谓的原始人类来说,一种事物并不是单纯的只是客体,而首先对应的是一种特殊的情感态度,在对事物形成的表现中,组合着各种各样的情感要素。而科学分类的历史就是社会情感的要素逐渐衰弱,并且一步步的让位于个体反思的历史。
三、结论
原始分类并没有简单的把事物安排在孤立的群体中,相反,这些群体相互间具有确定的关系,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单一的整体。它们的目标不是辅助行动,而是增进理解,使事物之间的关系变得明白易懂。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分类是如何以最切近、最基础的社会组织形式为模型的。不仅类别的外在形式具有社会的起源,而且把这些类别相互连接起来的关系也是源于社会的。此外,把同一类别的事物或不同类别的事物相互联系起来的纽带,本身也被构想为社会的起源。
涂尔干的这本书看得出是对集体意识的再一次强调,而这一次涂尔干在“分类”中发现了集体意识。同时涂尔干也在分类的观念中看到个体化的可能性。那为什么要研究分类?上文我已经提到了分类对社会起源的作用,同样的,分类里将事物统分之后更加利于社会整合也即是我们所说的机械团结。总的来说,原始分类是在新概念基础上阐述经典观点的另一种形式,让我更加清楚了集体意识的演变和机械团结的社会可能。


《社会学的想象力》(2021.10.23)
社会学的想象力是赖特·米尔斯在研究社会科学时最看重的东西,整本书都以具备此种能力和不具备此种能力做比较,并最终论证和强调社会学的想象力的重要性。
米尔斯所谓的社会学的想象力是指:是一种特定的心智,这种心智品质能够有助于他们运用信息、发展理性,以求清晰的概括出周边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他们自己又会遭遇什么。也就是说个体如若想理解自己的体验、估测自己的命运,就必须搞清楚所有与自己境遇相同的个体的生活机会。就是说在自己这里的苦难和巨大问题在他人那里无关紧要,这个时候只盯着自己的问题不仅不能解决,反而会迷失于此,这个时候要站在结构的角度看待问题,看与自己境况相同的个体,体察社会结构给大家带来的共同问题,以便从结构出发解决。
米尔斯从多个角度探索社会学想象力的重要性,在这里我讨论几个点。
宏大理论:米尔斯认为宏大理论家会更追求句法上的阐述,会用巨长的定语修饰自己的内容,并不是说这样干货内容,只是过于冗长而导致将读者和平民群众格挡在此类研究之外,他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宏大理论家应该更注重语义,回归内容本身,也就得出米尔斯对于社会学想象力在宏大理论家的发展建议。还有一个典型例子,米尔斯认为要增进对“共同价值”的理解,最好是先考察任何给定社会结构中每一个制度秩序的合法化过程,而不是径直试图把握这些价值,并基于此说明社会是怎样组成和统一的。都阐释着马尔斯对宏大理论家拥有社会学想象力的建议。
抽象经验主义:所谓抽象经验主义是指通常会对经过抽样程序选出的一系列个人进行多少属于固定套路的访谈,以作为其“数据”的基本来源。抽象经验主义深陷一种严谨和刻板的经验主义,为了获得一个目标对数据多次反复公式化加工,并不是说这样的操作没有意义,只是我们在研究时更应该或者说必须关注的问题应该是:这样做究竟意味着什么?又有哪些意义?研究首先应当理清的就是它们与社会结构间的相关性,这也即米尔斯认为的从结构角度看问题。
历史的运用:在探讨了各大理论如何从社会结构角度看问题之后用历史学和社会学做了一个直观的例子。在历史学与社会学间的关系曾引起过许多争论,甚至到今天为止仍然存在这样的争论。但在米尔斯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清晰的议题,那就是社会科学的研究是离不开历史学的研究的,这是一种“历史社会学”。在他看来,要想进行一个全面的社会研究,静态分析是不可能且不应该的,在陈述时需要充分涉猎,了解人类历史上的多样性才能提供充分的研究背景。而即使我们关注的只是某一国内社会结构的某个有限领域,也需要历史研究,因为想要理解当代某个社会结构中的动态变迁就必须努力捕捉更长远的发展态势。
如果要我给《社会学的想象力》找三个关键词的话,那一定是社会科学、社会结构和社会学的想象力。米尔斯迫切有极力的呼唤人们从社会结构角度分析社会问题的努力让我为之动容,相对于其他大家来说,米尔斯生动朴实的文笔反而更让我产生共鸣,不再是海市蜃楼般不可攀,反而让我看到一位乐观、有趣老人对社会学领域的思考和建议。我并不知道我有没有搞清楚这本书的重点,但我还是能感知到他对那个时代的呼唤。
[ 此贴被草田同学在2021-11-28 17:39重新编辑 ]
Posted: 2021-10-23 18:35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读书会

Total 0.025462(s) query 3, Time now is:01-21 20:04,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