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冯蕾-读书报告(更新至11.24)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冯蕾fl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
威望: 2 点
金钱: 20 RMB
注册时间:2021-06-28
最后登录:2021-11-24

 冯蕾-读书报告(更新至11.24)

「书单」
《社会学的想象力》

「读书感想」
       这本书一开篇米尔斯就点明了无论何种职业的人们,为了在快速发展的世界更好的理解自己,理解世界,理解自己生活的意义,都需要一种心智,一种品质,这种品质是运用所能收集到的信息,进行理性分析,清楚的知道当前面对的世界是怎样的,清楚的知道当前自己面对何种情景,且自身困境与整个社会之间联系的能力。同样对于社会学家而言,社会学的想象力是其需要具备的重要品质,使其区别于他人的重要能力。社会学的想象力要求我们在理解个人问题、个人人生时不仅从个体出发也要从结构出发,从社会中去理解,需要我们具备转换视角的能力,发觉个体困境与社会结构之间的关系,从而更好的看清自己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以及自身困境的产生原因,洞悉世界、社会与自身。至于应该如何去想象呢?米尔斯认为最要的是三点:直面时代、联系历史、基于体验。
接下来米尔斯对一些已经形成的社会学思想惯习进行了批判,比如他批判宏大理论过于宏观不务实,空洞的批判社会事实,晦涩难懂,不能用历史的眼光看待问题;批判抽象经验主义囿于方法论,过于标准而失去了活力;批判社会科学的科层制发展路径,某些实证社会学家会将某一社会问题简单的分层而不将其置于统一的社会结构与历史背景中,分析这一问题的社会根源所在。学者对于研究问题的选定不再是自主的而是迎合他人的要求,服务于军事或政治等。
最后针对以社会学发展的倾向与趋势,米尔斯对社会学的发展做出了几点展望,他强调首先要注重人的多样性,从古至今社会呈现的多样性,社会发展的多元化,都离不开人的多样性,也正是因为人的多样性,要求社会学的研究需要更广的涵盖面,需要更多样的参与,进行综合研究。其次要注重历史的贯通,在社会学的研究中不能静止的片面的看待问题,需要用历史的、变迁的目光去分析,去溯源与探究。此外米尔斯还强调了理性与自由对于社会学家研究社会问题时的重要性,以及政治在社会学中到底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最后我想摘录在此书中我很喜欢一段“个体若想理解自己的体验,估测自己的命运,就必须将自自己定位到所处的时代;他要想知晓自己的生活机会,就必须搞清楚所有与自已境遇相同的个体的生活机会。这个教益往往会是痛苦的一课,但又常常让人回味无穷。究竟是坚毅卓绝还是自甘堕落,是沉郁痛苦还是轻松欢快,是乐享肆意放纵的快活还是品尝理性思考的醇美,对于人的能力的这些极限,我们并不知道。但如今我们开始明白,所谓人性”的极端,其实天差地别,令人惊惧。我们开始明白,无论是哪一代人、哪一个人,都生活在某个社会当中;他活出了一场人生,而这场人生又是在某个历史序列中演绎出来的。话说回来,就算他是由社会塑造的,被其历史洪流裹挟推搡而行,单凭他活着这桩事实,他就为这个社会的形貌、为这个社会的历史进程出了一份力,无论这这份力量是多么微不足道。 社会学的想象力使我们有能力把握历史,把握人生,也把握这两者在社会当中的关联。这就是社会学的想象力的任务和承诺。”



「读书感想」
涂尔干的这本《自杀论》大体上可以划分为三个板块,他开篇首先对自杀进行了一个定义向人们介绍了什么是自杀,涂尔干定义自杀为“任何由死者自己完成并知道会产生这种结果的某种积极的或消极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地引起的死亡”,且提出了自己本书的研究对象是“自杀率”。本书总体来说还是很通俗易理解的,通过大量的举例、对比、数据清晰的向我们表达了他想传达的观点,有些例子不得不说确实十分形象与准确,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总是会有“确实如此”的感叹以及醍醐灌顶的感受,让我感受到了实证确实很有说服力与证明力。其次便是涂尔干对于自杀原因的分析,涂尔干认为自杀并非是完全个人的行为,在个人原因的影响外更重要的是社会因素,甚至可以说自杀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社会因素,由此涂尔干又引出了对于自杀类型的分类,他提出自杀可以分为四种类型,一是利己型自杀,涂尔干认为拉马丁笔下的拉斐尔就形象的说明着这种状态,当人们失去了生活的目标与动力,也就是当人们对生活感到迷惘、空虚、漫无目的且碌碌无为到极点时就会遁入这种与社会、社会生活脱轨的状态从而变成一种极端的个人主义,这时自杀就有可能会发生,“我周围一切事物的萎靡不振和我自身的萎靡不振非常合拍。一切事物的萎靡不振诱使我更加萎靡不振。我陷入了忧伤的深渊。”“在这种病态中,死亡就像令人愉快地消失在无限之中。”
二是利他型自杀,与第一种利己主义自杀的社会整合程度低,与社会联系不紧密而产生的自杀行为相反,利他型自杀是由于社会整合过度,与社会联系太过紧密,个人完全服从和依附于集体、社会从而丧失了自我,比如说一些受社会规范、风俗习惯而产生的殉葬、陪葬行为或祭祀等等,还有受文化或价值观而产生的自杀行为比如日本武士道的剖腹行为等等。除此以外受宗教影响而产生的利他型自杀行为也十分常见。三是示范型自杀,这类自杀行为往往是在社会失范、社会动荡、混乱的情况下产生的,比如在经济危机、或经济发展大爆发时,就会产生自杀率突然提高的现象,当人们对于欲望的控制,人们面临的规范和制约产生松动或混乱时,人们的欲望大涨可现实中却得不到相应的满足时所产的巨大落差感与挫败感会很大可能使人们产生自杀行为。随后涂尔干也对于自杀的预防进行了论述,他认为无论是政治集体还是宗教或家庭都无法真正预防自杀,相反的由有相同责任和义务,相同兴趣从事同类工作的人们所组成的职业团体却可以。总的来说,通过对这本书的阅读,可以说我对于“自杀”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在颠覆了我的一些旧思想的同时也更新了一些新思想,由此我对“自杀”有了一些更全面、深入的认识,我也意识到了一些看似个体的行为却是更多的由社会性的因素决定的,其背后往往不只是个体因素在作用,社会因素在其中是及其重要的。在个体与社会的密切联系中,我们不能只以某单一层面去看待和分析问题。




读书感想
书目:《现代戏与自我认同》
对于这本书我感触最深的地方在于吉登斯提出的三个元素:时空分离,社会制度的脱域机制,现代制度的内在反身性。时空分离很好理解,就是说在现代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情况下,在媒体、交通越来越发达的情况下以前内种“马车很慢,书信很远”的日子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我们迎来的是信息、交通的全球化、即时化,你可以在地球一侧很快的了解到地球另一侧所发生的事情,互联网就是时空分离最好的体现,以往我们时间上的,距离上的差距、分离一下子得到了压缩,我们摆脱了时空的限制,这当然是好的,但同时当我们的之间的“时空插座”被接在一起时,我们之间的“电流”也开始流通了,某时某地发生的事情它所产生的后果及影响的辐射范围及其效果已然开始超乎我们的以往的认知,原本只是局限在某时某地范围内的事件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产生无法确定的影响,就好像南美洲亚马逊雨林中的一只蝴蝶所扇动的翅膀可能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龙卷风一样。在晚期现代社会里,这种蝴蝶效应有没有可能越来越多?有没有可能范围会越来越广?其次就是社会制度的脱域机制,这点确实给我带来很大的感触,因为我发现我本人就存在过度依赖与信任专家而对于情感有些忽视,以看病这件事为例,我对于医生,尤其是在医院上班的医生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比如说家人复述医嘱,我就总会感觉不放心,一定要再去问一边医生;或者其实亲戚中就有在家行诊的医生,但我总是不太愿意去总感觉有些不放心,对于他给出的诊断结果抱有一些不确定总想要再去医院问问别的医生,但结果其实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因此我在读到这块的内容时就马上想起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正是因为对于专业和客观的过分渴望和强调使得我对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情感的越来越缺失,吉登斯在书中说明这些种种会给现代人带来极大的压力产生“沉重的自我”,在这一点上我体会最深的地方在于“做攻略”,现代人做任何事情前都想要做攻略,去旅游需要做攻略,去吃饭需要做攻略,买东西需要做攻略等等,其实会发现当我们在做每件事时都尝试去找到一个最“科学”、最“权威”的做法或者依据时,我们往往在这个准备阶段就已经花费了很多心血,都在做事情前投入了更多。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现代社会面临的严重信任危机,在人们对自身、对周围的一切都抱有一种不信任、怀疑的态度时却偏偏对于专家、对科学持有确信的态度,这确实是一件应该让人感到害怕的事情。这让我联想到人们不能相信一切也不能怀疑一切,就像袁老师讲的那样如果我们像后现代主义一样“拒斥”一切,那么“拒斥”之后我们应该走向哪里呢?当我们的生活有了越来越多的选择,用吉登斯的话说也就是当晚期现代社会充斥不确定性,充斥风险,当我们享受过“反身性”带来的好处后,也就迎来了现代的困境这时又应该怎么做呢?在这本书中可以说吉登斯给出了我们几点提示,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拥有很多选择且我们作出的选择不仅会影响我们个人,也会影响他人,甚至影响世界;同时要正确的认识科学,不能迷信科学同时也要意识到情感、伦理的重要性,信任对于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 此贴被冯蕾fl在2021-11-24 18:13重新编辑 ]
Posted: 2021-06-28 12:5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读书会

Total 0.020496(s) query 3, Time now is:01-28 04:53,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