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周晨月 读书报告2[更新至2021.01.30]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周晨月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
威望: 2 点
金钱: 20 RMB
注册时间:2020-06-06
最后登录:2021-01-30

 周晨月 读书报告2[更新至2021.01.30]

2020.12-2020.01
《经济与历史》
《支配的类型》
《支配社会学》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在读)
《社会科学方法论》
《经济与历史》
社会行动、关系与团体、理性化
《经济与历史》选自《经济通史》,韦伯是用历史的角度来诠释经济的历史,以时代为线索,从前资本主义时期到资本主义时期,进行着全面的分析。
  而《支配的类型》中,韦伯设定了三种支配类型:理性的基础、传统的基础、卡理斯玛的基础。即确信法令、确信渊源悠久的传统、以及个人超凡的、神圣的权威。
  这里特别是后一点是韦伯理论的重点之一,这就是个人威权独裁,说得好听是个人崇拜,不好听就是受虐性格了。有些意思,但极难理解。
一、概念
1.经济史的概念:
经济行为
经济团体
交换——经济行为的手段、目的(偶然交换、市场交换;自然交换、货币交换;货币的可计算性)
经济统制团体:管理团体经济统一体构成的集团、计划经济)、统制团体(经济独立体自我约束并统筹管理经营)
经济的功用编制——职业编制
劳动
2.共同体的经济关系
团体结构与经济利益:团体社团因排他性和封闭性会带来一些经济价值和经济关系,但有时也存在相互对立的现象——为数极多的团体皆有附带的经济利益。
团体满足其需求的类型和经济形态:①集体式自然经济的庄宅型(个人劳务全体平等);②市场导向的贡纳(强制税费);③盈利经济型(产品和服务的利润);④赞助型(自愿赞助);⑤特权化的负担分配(特权决定捐献和劳务;阶级身份赋役制)。
影响
共同体中的重商主义
行会&城市
二、前资本主义制度
原始的占有形式并不仅仅有经济考虑,还有宗教氏族巫术等。土地的占有形式分为:①子女和氏族占有;②父系家族或团体占有。
个人所属团体包括:家族、氏族、巫术团体(图腾氏族:与母权制相关)、部落团体或马克体(经济意义)、政治团体等。个人也依赖人身领主、庄园领主和司法领主。
领主处分权包括对土地、对奴隶关系、对政治权力的占有。
庄园制度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被崩溃和瓦解。
行会:手工业者按照职业种类而专门话化的一种组织,对内要求劳动的规制,对外要求独占。
工场生产:分离的小工场;作坊:不自由的工场经营
工厂条件:大量和稳定的需求;货币经济的发展;生产技术成本低。象征着劳动集中,比奴隶经营付出资本少。工厂的形成与政治制度有关联。
商业:起初受宗教惯习的影响。后面出现了领主、军侯自营商业。计算、簿记、信用、资本…
商人行会出现:城市行会(监理工商业制度的商人团体)、作为征税单位的行会。
货币:法定支付手段+一般交换手段+积聚财富的手段。
三、资本主义时期:
近代资本主义产生的条件:合理的资本计算制度——生产手段、市场自由、合理技术、法律的管理、自由劳动力、经济生活的商业化(投机的重要性被强化)。
工业技术的发展:煤铁的应用和机械化、劳动力、技术…都是影响因素,包括战争。
合理国家需要法律——机械化可计算的法律。
重商主义:即为资本主义盈利观点之于政治的表现,代表了近代权力国家的发展。
资本主义精神(理性精神):资本主义发展条件:地理因素、战争、奢侈品的需求——归根结底为理性的发展。而巫术、宗教的因素很显然阻碍了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
四、城市
经济概念:市场中心——拥有一个市场构成聚落的经济中心,经济中心分为庄宅和市场。
分为:消费者城市、生产者城市、商人城市。
政治—管理概念:聚落可以被认为是城市,它的土地所有权、房屋所有权与村落不同,收税原则就不同;还有一种是城市是要塞的特征。
古代城邦&中古城市:中古城市存在行会与贵族的斗争(政治权力的剥削、财政的压迫、公地分配不均)以及行会城市、后期则为雇主与职工之间的冲突;古代城市存在农民与贵族的斗争(侧重经济方面,土地、财产、政治地位、公共事务分担方面)以及农民自卫责任。封建关系从个人侍从与部落酋长(国王)的隶属关系开始。
市民为特定城市的经济性的市民概念。
《支配的类型》+《支配社会学》
支配的定义为:一群人会服从某些特定的(或所有的)命令的可能性。每一种真正的支配形式都包含着最起码的自愿服从之成分。也就是对服从的利害关系的考虑,而这种考虑可能是因为别有用心,也可能是基于真心的诚服。成员对支配者的服从,可能是基于习惯,可能是由于感情的连系,可能由于物质利益,也可能由于理想性的动机。作为支配的基础,单靠习惯、个人利害、纯感情或理想等动机来结合仍不够坚实。除了这些之外,通常还需要另一个因素,那就是正当性的信念。
支配的三种纯粹类型:
①理性的基础(法理型):确信法令、规章必须合于法律,以及行使支配者在这些法律规定之下有发号施令之权利。【官僚制:中国的官僚制并不是这种意义上的,因为没有摆脱传统,所以是家产官僚制。西方由家父长制变为家产制】
②传统的基础:确信渊源悠久的传统之神圣性,及根据传统行使支配者的正当性。
③卡理斯玛的基础:对个人、及他所启示或指定的道德规范或社会秩序之超凡、神圣性、英雄气概或非凡特质的献身和效忠。
由于卡理斯玛支配是“超凡”的,因此它与理性的、特别是官僚型的支配尖锐对立。它也和传统型支配对立,以上支配属于日常的支配形式,卡理斯玛支配则于此完全相反。官僚支配受到理智可解之规则的限制,官僚支配特别理性;而卡理斯玛支配则在这层意义上特别非理性,因他不受任何规则限制。传统型支配也受到规则的限制,可是卡理斯玛支配在其所宣示的领域中,根本弃绝传统。因此,卡理斯玛支配是一种特别革命型的力量。
法理型支配(官僚制性质)、传统型支配(听命行事的服从是传统规则:长老制,家产制等)、卡里斯玛型支配(君权神授的意味明显)
关系:
法理型和传统型,都是遵循日常轨道发展,而卡里斯玛则是要颠覆现有的秩序,将人抛入一种断绝历史关系的绝境中,在没有根基的状态下重建生活的秩序,这时需要拥有战功或神启的领袖带领人们重建秩序,卡里斯玛的“即事化”会成为神圣传统的隐秘开端。
封建制到官僚制的转变:
西方的封建制有两个特点:相对于近东的封建制,它有来自扈从制的恭敬因素和人身性的忠诚关系;相对于日本的封建制,它有俸禄产生的庄园领主结构和相对稳定的封地。传统因素的强大是阻止官僚制转变的关键所在,推翻传统就需要卡里斯玛支配发挥作用。
卡里斯玛是一种危急时刻的反传统力量,卡里斯玛的日常化会对这种力量有所削弱,但是仍然通过不同方式保留下来,扈从制就是这种保留的表现,扈从会在卡里斯玛团体(比如政党、僧侣团体)中推行卡里斯玛式的教育,确保卡里斯玛资质长久流传,“纯正的卡里斯玛教育应与官僚制之要求的特殊专业训练,正好极端相反。位于两者之间的,换言之,针对卡里斯玛重生的教育与针对官僚专业知识的理性教育之间的,是以‘陶冶’——为目的的所有教育类型”。要注意到,卡里斯玛的日常化有两个道路,一是复归传统,二是“理性化”。两者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卡里斯玛因素彻底被传统吸收可能是中国官僚制的常态,而西方留下的扈从群体则把卡里斯玛因素“理性化”。这种“理性化”的深刻意义在于卡里斯玛建立了一种能够持久对抗传统的力量,将转瞬即逝的卡里斯玛支配改造成一种持续不断的革命进程,“反传统”在个意义上成为了“新传统”,这就是西方封建制中突破权威的关键因素。
但是,卡里斯玛领袖之后的发展,并不在韦伯的重点中,他们是否会对制度进行破坏,又是否形成独裁并不是韦伯的关注点。
Posted: 2021-01-30 12:3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读书会

Total 0.015362(s) query 3, Time now is:04-13 22:22,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

鄂ICP备05028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