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读书笔记之《社会静力学》(金子) --]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华东理工大学读书会 -> 读书笔记之《社会静力学》(金子)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马流辉 2010-04-05 22:18
赫伯特·斯宾塞(1820-1903)是英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哲学家,是社会进化论和社会有机体论的早期代表人物。《社会静力学》是其第一部学术著作,也是他研究社会和政治学说的主要著作之一,体现了诸多斯宾塞本人的早期思想。在研读该书的过程中,我对自己提出了以下三个问题:



一、有机体类比论的独创性与局限性?



在《社会静力学》的序言中,作者提到其本人认为比较重要的思想体现之一,117-118页,将高度发达的社会分工,类比为高级有机体的器官职能分工,即社会有机体论。

社会有机体论是斯宾塞的重要思想之一,认为社会同生物一样是一个有机体,在这两种有机体之间存在着许多相似之处。生物有机体是一个由各个特殊而相互联系的部分组成的系统,其所有部分的运转都是为了整体的生存和发展。社会也是如此,它的各个互不相同的部分相互依存,组成一个相对复杂的统一系统。生物与社会的不同器官组织各有其复杂功能,结构的差异服务于不同功能,以维持整个有机体的“生命”。该思想显然影响到日后帕森斯所提出的著名而又乐观的结构功能主义。

社会有机体与生物有机体,这样的类比,从宏观上看是可行而具有独创性的。但我们只消将思考的方向向微观走那么一点点,其缺陷还是显而易见。甚至连斯宾塞自己也承认,社会有机体与生物有机体在具有类比性的同时,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性。从个人到社会有机体的这个分析过程并不能单纯地视作从细胞到生物有机体。

当然将社会视作一个整体来理解社会,而放弃兼顾讨论组成社会的基本单位——个人——的视角,这在社会学创立之初是具有一定明智性和历史局限性的。就如同量子力学与相对论,一个是微观的角度,一个是高速的角度,然而这两种理论并非对立,只是不能互相解释而已,或者说,是暂时不能互相解释。如何整合“社会”与“个人”,这是一个复杂而又值得思考的问题。



二、社会进化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



斯宾塞早在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发表之前就提出了社会进化的思想,认为进化是一个普遍的规律。承接着社会有机体论,社会进化论认为,社会进步、劳动分工与机构的复杂化是与生物有机体相似的进化过程。社会的进化就是由结构简单、功能单一的低级社会向结构复杂、功能多样的高级社会的进化。社会发展也是遵循“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界法则的,也是一个生存竞争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适应环境和“净化”的过程。

“可以肯定地说,人类的各种机能必然会训练成完全适合于社会性状态;可以肯定地说,邪恶和不道德必然要消失;可以肯定地说,人必然要变得完美无缺。”(《社会静力学》P28)然而在作者四十年之后所作的注释中可以看出其思想的重大转变,环境的变化所引起的不断的再适应使得理想意义中的“完美无缺”需要无限的时间才能到达。

从另外一个角度,社会是否正在向绝对客观所期待的那样前进着?显然,“社会进化”的最终将是社会达到“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如《社会静力学》起篇所述,作为直接目标的“最大幸福”是无法取得一致见解的。因此我们有理由推得,任何对“社会进化”的定义也是徒劳,人类只是在他们主观认为——甚至可以说是一厢情愿认为——的方向上前进着。实际上,我们已经能切实地感受到这些。例如,人们普遍认为工业社会是比农耕社会更进步的一种社会状态,而如今,工业化越来越凸显出的环境污染、心态失衡、社会冲突等“社会进步”的阴暗面正将人类逼入前所未有的风险社会状态。

所以,社会进化显然是个相对问题,而非绝对问题。



三、斯宾塞是一个提倡弱肉强食的“暴君”?



因为极力主张把生物学中“生存竞争、适者生存”的学说应用于社会领域,斯宾塞一度被认为是主张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而潘德重在《被误读的严父之爱——对斯宾塞社会进化思想的若干辨析》一文中走的又是另一个极端。他将斯宾塞的思想比为“极深沉严父之关爱,而非形式温情的慈母之溺爱”,认为其只是优胜劣汰的生存竞争与妨碍社会净化的伪慈善之间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结果。更何况斯氏的“竞争”是自由竞争,而非无限竞争。

在《社会静力学》中,作者对英国当时的济贫法持反对意见,认为其盲目、短视的财物发放,只会助长人们懒惰放纵的习气;在谈及当时的卫生监督时,作者亦持反对意见,认为其阻碍了大自然一直试图使人摆脱的一种永远趋向于自我毁灭的素质,应任由大自然召回那类拥有“致命的不适应”的人。

通过仔细的研读我们会发现,斯宾塞是站在一个长远而绝对理性的社会进化角度,为人类社会探索一条全面进化的根本机制,即自由竞争。正是因为与众不同地将着眼点放在了人类社会理想的终点,才会不可避免地显得有些冷酷无情。所以尽管如上问所述,这个理想终点是一种无法企及的状态,我们仍然不能磨灭斯宾塞努力对人类发展所作的深谋远虑。



对以上三个问题的探讨只是基于斯宾塞1850年思想的一些想法。如本书序言中作者所言,“这些段落具有一种传记-历史的重要性,因为它表明了思想发展的各个阶段。”斯宾塞通过《社会静力学》这本书所传达出的思想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社会学发展历史的一段见证。


查看完整版本: [-- 读书笔记之《社会静力学》(金子)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ime 0.015872 second(s),query:3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